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

第270章 古代铁石心肠的不孝子(4)次日。 ……

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 | 作者:甘米儿 | 更新时间:2020-11-22 06:06:0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神级龙卫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食医小店十方乾坤
  次日。

  乔莘怀着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去了酒楼。

  她到的时候, 季淮和季母已经在忙活,见她来,季母很诧异。

  “云豪他生病了, 舅母和舅舅怕你们忙不过来,所以让我来帮忙。”乔莘解释出声, 挤出一抹不太自然地笑。

  她很紧张, 垂着眉眼, 不敢看季淮那头。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他病得严重吗?我们也不知道这事。你没来的话,还真做不完, 谢谢啊。”季母赶忙说。

  食材已经准备好了,没个帮手,他们忙不完。

  乔莘表情松了松, 轻声道, “他还好, 不严重, 就是得休息一段时间。什么是我可以做的?不用客气尽管吩咐,我在客栈也都干活,什么活都干。”

  云老太太虽然也会护着她, 但是寄人篱下, 她就要付出自己的劳动,从小就洗衣做饭, 在客栈里忙活,能顶一个小二, 却从来没工钱。

  其实何氏一点都不亏,但是没办法,她也只能这样生活, 只求以后嫁给好郎君,从这个家出去。

  “那就生火吧。”季淮侧头说。

  “好。”乔莘起身去捧干草,坐在灶台前,手脚麻利开始生火。

  季母在『揉』面,季淮在做馅,他手势熟练,三两下就能包出一个包子,个个都尖头肚圆,大小一致。

  一笼接着一笼。

  季母出去张罗的时候,乔莘接过了『揉』面的活,她『揉』得仔细且卖力,十分认真。

  “少用点力,不然明天你的胳膊抬都抬不起来。”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醇厚清朗,她听得格外清晰,也悄悄红了脸。

  “嗯。”她应得小声,手上动作不停。

  “吃早膳了吗?”他又问。

  “我不饿。”乔莘没抬头回答。

  她在客栈的时候,早膳时常就是一碗白粥,主厨对她不错,许又是见她可怜,经常给她悄悄煮上一个鸡蛋,让她拿回房吃。

  季淮点了点头,转身去继续做馅了。

  天一亮,街上的人一多,季家门前就全都是人,都在排着队。

  乔莘想多干一点活,『揉』完面,等季淮剁完馅,她又去帮他装馅,把馅装在面粉里,他来捏,因为她不会捏成这种形状。

  她第一次干这活,生疏得很,怕馅装多,成本高,怕装少,客人不满意,总要多瞅两眼。

  季淮捏得又快,她赶忙赶忙递给他,一不小心,便碰到了他的手。

  刹那间,被碰到的地方倏然一烫,炙热无比,她一时无措起来。

  “不着急,看着感觉来就行。”季淮神『色』淡定,从她手中拿过来,指尖轻轻撩过她的手心,却好似没发觉般,继续动手包着,还开口道,“你也可以学学,像这样,多练几次,熟能生巧。”

  他放慢动作开始捏起来。

  乔莘把手收回来,紧紧攥着双手,手心像被羽『毛』挠了挠,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没注意听他说什么,又小鸡啄米般乖巧点头,“好、好的。”

  季淮撇着她呆愣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个极浅的弧度。

  她尝试做了一个,捏得太丑,不敢再浪费,乖乖给他装馅。

  做完之后,她又说,“淮大哥,我去挑水,缸里水没了。”

  云豪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生火挑水还有『揉』面。

  “不用,够用了。”季淮阻止。

  “...好。”她放下木桶,站在一边又不知道该做什么。

  “『揉』些面吧,一勺面粉就好。”季淮走到灶台前。

  “嗯。”乔莘动起手来。

  他的声音时不时还在耳边响起:

  “加盐提升筋度,再放些水,打面...再打,还不够。”

  “就打成你现在手上的模样,开始揣一踹。”

  “『揉』成团。”

  ...

  乔莘按照他说的认真在做,等到『揉』好面,他又道,“把布拿过来,用水浸湿,盖上去。”

  她拿过一边的白布,仔仔细细盖上去,抬头看他。

  季淮背对着她,动手在剥虾壳。

  她有些贪心,多看了他几眼,他背如墨竹般笔挺,修长的手指将剥好的虾放在砧板上,开始剁碎,半晌以后,薄唇轻启,“帮我把桌上的肉端来。”

  桌上有一大块豚肉,是后腿部分。

  乔莘端过去后,他只取上面的肥膘,剁到最后,用刀背砸了砸,砸到起『毛』便停了手,将它与剁碎的虾肉放在一起。

  紧接着,将葱姜蒜和多种香料取汁倒入其中,加入玉米粉,两个蛋清,开始『揉』摔,里面的馅最后十分有弹『性』。

  原本她没怎么敢看,毕竟季淮连云豪都没教,但是他好像什么都没说,也没遮遮掩掩,她便越来越大胆了。

  除了不知道该用多少配比,大概的食材她都很清楚。

  期间,他侧过头看她,轻声道,“搓面吧,搓成饺子皮大小,越薄越好,只要八片,然后洒上一层玉米粉。”

  乔莘点了点头,把桌上的面团端过来,开始搓起来。

  季淮在锅中放油,感受了一下油温,把她搓好的面皮拿过来,往里加入做好的馅,手指灵活一捏,做成一个半圆形。

  下锅炸,一个接着一个。

  八个面皮刚好把馅装完,不多不少。

  他们在锅中浮着,季淮搅动了几下,乔莘觉得稀奇,越来越香,忍不住站在一边看。

  炸成金黄『色』后,起锅放在盘中。

  端到桌上的时候,季淮看向她,“尝尝吧。”

  “我尝吗?”乔莘诧异,第一反应是摇头。

  这都是用虾仁做的,还是大虾仁,那可是稀罕物,她还没吃过大虾仁,也没见人卖过,听说大户人家做菜才用新鲜的虾仁。

  季淮再次道:“昨日送来的虾,这些个头大了,不适合做虾酱,只能留着吃。新做的菜,尝吧。”

  她犹豫了一会,再拒绝就不给面子了,道了谢,小心翼翼拿起一块。

  面皮被炸得金黄,一口咬下去,香酥松脆,虾仁嫩滑鲜美,舍不得吃完手中那一块。

  “很好吃。”她眼睛都眯起来了,以为季淮研制出了一种新糕点,为他感到高兴,“这个做出来一定能大卖。”

  季淮接话:“新鲜的大虾仁难寻,死了口感就不好了,偶尔吃吃还行,不能卖。好吃就全吃光,就当早膳了。”

  话音未落,乔莘动作已然僵住,慌忙拒绝,“我尝一个就够了,留着你和伯母吃。”

  “我们都不喜欢吃虾,我母亲更是不碰,今日你也辛苦了,就当犒劳你吧,快些吃完,别浪费了。”季淮盖住锅,话语温和,还冲她笑了笑。

  乔莘愕然,一缕缕的温暖,好似透过缝隙,沁入她的心田,心头微动,眼底泛起涟漪。

  上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在他给她买糖葫芦的时候,虽然那只是顺便,其实是去买给云诗巧的,但她还是好欢喜。

  见他在打扫灶台,她又要起身帮他打扫,他率先出声阻止,“吃东西就好好吃东西,吃完了,把盘子洗了就成,锅里有绿豆汤,吃完喝点,免得上火。”

  “谢谢淮大哥。”乔莘被迫坐下来,轻咬着樱红的唇瓣,水灵灵的眸子盯着他纤瘦挺拔的身影,不安又彷徨,但是心里的雀跃也难以遏制。

  “客气。”季淮拎着水桶去外面抬水。

  她没敢吃完,在他的催促下才敢接着吃,吃了这么多虾仁,心底都是罪恶感,若是没人吃,大可拿到街上卖,必定被哄抢,让她吃都浪费了。

  原来鲜虾仁是这个味道,真好吃,鲜香嫩滑,一点都不腻,是她吃过最好的一道点心,比云诗巧时常嚷嚷着要去买的和善斋招牌流酥饼还要好吃百倍。

  季母卖完包子,开始收摊。

  她还去买了肉和菜回来,还特意多买了一些,留乔莘在这里吃饭,以往云豪也是在这边吃完饭再回去。

  见季淮要下厨,她想抢着做饭,季母拦住她,“让他来,每日他都要研究一些新菜『色』,练练手。”

  “不过你也别担心,顶多只是卖相不好些,味道很好。”

  乔莘陪季母在院内聊天,听着后厨传来的声音,她有些心不在焉,但寄人篱下生活长大,她还算会隐藏情绪。

  比起云诗巧,乔莘这种手脚麻利,不娇气又不花里胡哨,的确是婆婆会喜欢的类型。

  不施粉黛却耐看,细细一瞧,五官还长得好,就是瘦了些,她不黑,只是营养不良有些偏黄,皮肤还是很细腻光滑。

  养一养,肯定不逊『色』。

  季淮做了四菜一汤。

  烧椒鸡肉丁、麻辣豆腐花、酱香爆炒牛肉,葱花清炒菘菜及羊肉骨头萝卜汤。

  香味袭来,每一道菜都『色』香俱全。

  三个人就吃得如此丰盛,让乔莘都不敢坐下了,云家只有过年过节才大鱼大肉,而她不敢多吃,就怕何氏觉得她费粮食。

  曾因小时候多吃了两小片肉,何氏便和外祖母说她食量过大养不起,还专挑好吃的下手,是个白眼狼。

  此后她只求饱,让何氏养她觉得不亏。

  “吃饭吧。”季母将她拉下来,还热情给她盛汤,“这骨头汤可滋补了,要多吃些羊肉,瞧你瘦的,浑身都没几两肉。”

  “谢谢伯母,我自个来,我给您盛。”乔莘受宠若惊,赶忙又站了起来。

  “又不是大户人家,哪有那么多规矩?”季母笑了,将碗放在她面前,又拿起一个碗自己盛。

  乔莘再一次道谢,端着那碗汤,等季母先喝了,她才动手。

  汤很好喝,不腻甘甜,带着淡淡的中『药』味。

  期间,季母还在给她夹肉,“还在长身子,得多补补。”

  乔莘看着碗里的肉,纤细的手指紧握着碗,悄悄看了坐在对面的季淮,他端着碗,正在吃饭。

  季淮望着她们的互动,时不时轻笑,也没说什么。

  她眸子里情绪涌动,不经有些难过。

  人与人终是不同,她的命运,多半是被何氏随便说亲到一户人家,依照对方的『性』子,嫁得好几乎是不可能,她只奢求人好便可。

  只要夫妻同心,过差一些的日子也无事。

  云诗巧看不上的婆家、满眼鄙夷恨不得甩掉的人,是她梦寐以求的人啊,是她心心念念、不敢奢望、只能小心翼翼多看两眼的人。

  她与他,如果没有意外,这辈子也不会过多的交集;下辈子吧,她想投胎投户好人家,然后再遇到他。

  “多吃啊,吃得饱些再回去。”季母还在不断给她夹菜,时不时还会问云诗巧的一些情况。

  乔莘一一回答,尽量说得详细。

  她看得出来,季母还是很着急季淮和云诗巧的婚事,也想尽快定下日子。

  “娘,快些吃饭了。”季淮打断季母,转移话题,“您不是念叨了几天要吃这麻辣豆腐吗?我今日做了,你还没吃两口。”

  “我这不是还没开吃嘛?你的厨艺愈发好了,待过些日子,我们就把酒楼开起来,等再攒点钱,就带你父亲去城府看病,府城的大夫医术比这精湛。”季母说着去夹那豆腐。

  这段时间是辛苦了点,但是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伯父一定会好起来的。”乔莘也说。

  季母听了很欢喜,多吃了半碗饭。

  在季家酒楼的那半天,是乔莘最开心的半日,走回去的时候,她嘴角都含着笑意,步伐轻快。

  遇到云家人时,她才收敛了神情。

  何氏特意来问她,“今天你去帮忙,都做了些什么?”

  “生火,『揉』面。”乔莘回。

  “我说吧,就只是生火和『揉』面,谁不会干?季淮就是使唤我,大清早,吃个包子都赶着塞,还要打水,一打就是好几桶。”云豪冲了过来,愤愤不平着,“他做馅的时候,我想偷看都偷看不着,干不完的活。”

  乔莘听他说,蹙了蹙眉头,云豪分明是夸大其词,季淮没有那么不近人情,还让她吃了虾仁做的点心,累了还是休息的,不曾使唤她。

  “我让你去帮忙,不是让你去站着学艺,当然要忙了。季淮都夸你了,还说下个月教你,你是在家懒成虫,这一次,说什么都不会惯着你!”云世德呵斥着云豪,脸『色』铁青。

  乔莘还在,这个蠢儿子说话不过脑袋。

  “我不管,我就是要休息,继续让她去帮忙好了,下个月我再去。”云豪拉下脸,也不肯让步。

  累死他了,没人理解他,这一个月被季淮使唤得都废了,居然还说他懒!

  要不是为了小翠,为了钱,他才懒得干。

  何氏看着乔莘,她尽量隐藏情绪,还真怕对方不让她去了。

  半晌后,何氏脸上挂上一抹笑,“小豪长这么大也没吃过什么苦,这一个月的确苦了他,要不你再去多帮忙几天?”

  “客栈最近也不怎么忙,诗巧最近也在自己忙活,你就去帮一下季家,他们现在也挺难的。”

  她说得倒是好听。

  “舅妈安排就好,我都可以。”乔莘没什么反应。

  “那就接着去吧,下午客栈这边有什么活,你也尽量干了。”何氏没给她选择,在她看来,乔莘连店里的小二都不如,就是一个免费使唤的丫头,她还觉得自己亏了。

  “嗯。”

  乔莘常干杂活,但和『揉』面不一样,就算这不是什么苦活,但也频繁做一个动作,她两边手还是酸胀了。

  用晚膳时,她『揉』了『揉』自己手,没吃什么饭,实际上也是故意『露』出不舒服,不然何氏会以为她去季家享福了,心底不平衡。

  而且,吃了季淮做的饭,便觉得桌上都是清汤寡水,缺了味道。

  所有人都看到她不舒服了,云诗巧还瞅了几眼,没人说话,在他们看来,她的不舒服是替云豪承受的,倒是让人心底舒爽。

  尤其是云诗巧,若是季淮对乔莘不同了,她可不会这么平静。

  第二日起来,难受减了不少,乔莘收拾好后去了季家酒楼。

  季淮今天来得比昨日还早,整个厨房就只有他一个人,而且,他已经『揉』好面了,第一笼包子都蒸上了。

  “抱歉,我来晚了。”她十分愧疚,快步走过去。

  “没晚,昨日我睡得早醒得早,我娘伺候我爹所以晚睡,便让她晚些来。”季淮走到一边做馅,解释着,说完又望向她,“今日起来手是不是酸胀?”

  乔莘羞窘,垂眸默认了。

  “叫你别那番用力,你没听,肯定就酸胀,不过过一两日就会好了。”他似乎早就预料到。

  她『揉』了『揉』自己手,“不影响的,我以前干活也经常疼。”

  “包子和饺子都熟了,锅里是八宝粥,先吃早膳吧,吃完再干活。”他指了指一旁。

  “不用...我不饿...”

  她话未说完,他已经打断,“吃饱才有力气干活,我用过早膳了,让你饿着肚子便干活,那也太苛刻了,现在也还早。”

  他说着已经走到灶台边,夹了一个包子又放下道,“要不你吃饺子吧?包饺子时剩了点馅,所以有几个饺子馅偏多。”

  “多吃点肉,长肉。”

  乔莘稀里糊涂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她坐在后厨的桌子上,面前是皮薄馅多的大饺子,还有一碗粘稠的八宝粥。

  在云家,她不敢盛得这么粘稠。

  有点奢侈。

  季淮在忙活,但他一点都不急,慢悠悠在做馒头,她哪吃得心安理得,只想着怎么吃得快一些。

  脑子『乱』糟糟,只想赶着吃。

  这时,背对着她的季淮说话了,“慢点吃,昨夜下了小雨,今日上街的人不多,做多了卖不完,做完这一笼就不做了。”

  乔莘:“....”

  看着已经忙完的季淮坐在她对面,手中的勺子捏得很紧,万分羞愧,“我明天早点来。”

  她就来骗了吃几个大饺子吃,昨天是骗虾仁吃,想着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她怎么能这样?让他亏钱。

  “不用,来早了得站在门口喂蚊子。”他对她这个表现似乎有些无奈,“不缺你那点吃的,若是不够吃,那就再吃个大包子。”

  她把头摇成拨浪鼓,“够了够了。”

  “你太瘦了,来这里可以多些吃,就能多长些肉。”他和季母说的话一样。

  乔莘低着头,睫羽轻颤,呢喃软语吐出两个字:“....谢谢。”

  他真好啊。

  这样的人,云诗巧为什么不要呢?

  除了外祖母,从来没人对她这么好,而外祖母的好,也只敢放在心底偷偷对她好,时不时提点一点生存之道,教她如何在何氏手下更好的活着。

  “你也太容易满足了,这么好养活?”季淮最后说了这么一句,像是随口出言。

  乔莘不知道他这么说的意思,她听出来像是不太满意,觉得应该不好养活一点?脑海里出现了一丝想法,但是太快了,她没抓住,季淮也没再接着说。

  天快亮了,季母来了。

  她用了早膳,开始忙活。

  乔莘去帮她一起卖包子,有些人看到了,还笑着打趣,“这是你儿媳『妇』还是女儿啊?”

  季母哈哈大笑,“都不是,不过我想认她当干女儿。”

  “当干女儿好啊,女儿贴心。”来买包子的人接着话。

  乔莘眼波流转,她可以吗?

  还未起奢望,小火苗又被熄灭了,何氏和云诗巧不会同意的,外祖母倒是会支持,但是外祖母最近几年身体不太好,她不想让她再『操』心。

  卖完了包子,季母要去给季父拿『药』,还要回去煎,乔莘就主动包揽了一些收尾活。

  她收拾完回来,季淮也回来了,他手上还拿着一串糖葫芦,还有一些零嘴。

  “给你。”他把那串糖葫芦递过来,还说道,“你应当会喜欢这种甜食,刚刚瞧见了小瓦,给他买了一串,还剩最后一串,买了那位老先生能早些回去。”

  小瓦是住在季家对门的小孩,爷爷是季淮的启蒙老先生,以前是个童生,镇上的人都识得他。

  “我...”

  “拿着吧,你来帮忙我还没给你工钱。”他塞到她手里,走到一边,把手上的零嘴放下,“买了些吃的,你来瞧瞧想吃哪些,可以带回去。”

  乔莘哪敢要,她来帮忙半天,就吃了一顿虾仁和好些肉,值好些钱,她都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

  “不选吗?”他扭头看她,提醒道,“你快些吃,一会糖都化了。”

  他一说完,乔莘看了看手上的糖葫芦,还真挺怕化了,放在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甜吗?”他突然问。

  她面皮倏然涨红,像只懵懵懂懂的小猫咪,局促站着,心尖微微发震,按捺不住的悸动。

  甜啊。

  比她吃过的所有糖都甜。

  他并没等她回答,拿起桌上的零嘴,“不选的话,我给你拿两样,花生酥,松仁糕,味道都不错,”

  “给诗巧拿回去吗?”她还是没太缓得过来。

  “给你啊。”季淮没多想便回答,自动忽略云诗巧,又接着道,“不是说了吗?你来帮忙,总要得些好处,或者你想吃些什么,可以与我说。”

  她哪会提要求?

  那两样还是季淮强硬塞给她,让她拿回去的。

  她舍不得吃,藏在了房间的柜子最下层。

  云豪避之不及的活,成了她最幸福的时光,她暗自数着日子,希望这个月永远不要过完。

  她就像偷了这段快乐日子的小偷,倍加珍惜,渴望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怀着激动又藏着不舍。

  每日季淮总会让她先用早膳,午膳也吃得太好了,她每次都得控制自己,不然就得吃两碗饭,太丢人。

  可季母总让她多吃,季淮有时候会拿着最后剩下的饭,每人碗里分一点,说着不能浪费。

  每顿最少她都要吃一碗半。

  她的衣服有些紧了,想来肯定是胖了,若是穿不下,那可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担忧,月末就到了,云世德在当晚的饭桌上对着云豪道,“明日起,你就去帮忙,听到没?”

  “哦。”云豪偷了这么久的懒,不情不愿回。

  何氏趁机对乔莘说;“你就在客栈帮忙,这些天也落下不少活,抓紧时间干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乔莘最近有些变高了,还有些长肉了。

  仔细观察,好像又没有。

  “我知道了。”乔莘很失落,低着头小口小口吃着她的白米饭。

  云家人就等着云豪把季淮的手艺学回来,然后开店抢生意,云诗巧也等不及了,县老爷的公子都约她好几次了,再不去,那就是不给人面子,她也怕对方没了耐心。

  最后没忍不住,私底下偷偷去见了几次,芳心都许了。

  而云豪还没学到什么,季母已经攒够了钱,然后来云家提出想要给两个孩子定日子成亲。

  “我让人看了,下个月有几个好日子,亲家你选一选。两个孩子的婚事早些定下来,我们也好放心。”
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haonanrenpeiyangxitong_kuaichuan_/,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球轮回之我自带剧情库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长夜余火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开局签到暴君我哥居然成神了不死妖魔听说你很拽啊人在向往的生活回忆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