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山海提灯

第六十五章 杂役

山海提灯 | 作者:跃千愁 | 更新时间:2024-07-10 20:01: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重回1982小渔村我的模拟长生路都市之最强狂兵惊天剑帝太古龙象诀谁让他修仙的!我的诡异人生校花的贴身高手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来了五个人,为首的还是那位夏长老。

   牢笼内的两位,看到夏长老就莫名心安,知道自己出去的机会应该是到了。

   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副对受刑后遭受监禁的不满,盘腿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冷冷瞅着夏弗离等人。

   夏弗离站在铁栅栏前,盯着衣衫褴褛的二人打量了一阵,才徐徐道:“现已查明,确实是魏弁指使人刺杀你二人,事情和边惟英无关,是魏弁因爱嫉恨你师春而起。”

   此言令牢内二人有点不懂,努力绷着一张脸的师春忍不住破了摆出的冷酷表情,疑惑道:“因爱嫉恨,什么意思,嫉恨谁跟我有什么关系,要来搞我?”

   夏弗离:“事出在你和边惟英逛街,没听说边惟英陪哪个男人逛过街,魏弁喜欢边惟英,因此而嫉恨上了你,才指使了人暗杀你。”

   “啊,真的假的?”吴斤两也破了装出来的有仇不共戴天的表情。

   师春立马扭头白了他一眼,好像在说,这鬼话你也信?

   至少他是不信的,哦了声,直接点出了问题的关键,“如此说来,刺杀我俩的事和边惟英毫无任何关系了?”

   夏弗离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心中暗赞,倒也不傻,就是年轻气盛容易冲动犯蠢,淡淡道:“伱信也好,不信也罢,事实俱在,人证物证明俱全,真相便是如此。”

   师春冷冷回道:“你们自己查自己,爱怎么查都行,只要你们自己高兴就好。”

   事发时,现场的情况他看的清清楚楚,边惟英亲自跑来安乐楼外坐镇,那个魏弁明显是看边惟英的眼色行事,这都能无关,那他东九原大当家算是白当了那些年。

   无非是无亢山宗主的女儿,有人要帮边惟英撇清关系,让死人来背锅,这点他心知肚明。

   听到这里,吴斤两也明白了,当即反问道:“我们听不懂这些,说点能听懂的,然后呢?”

   很想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把他们弄出去,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夏弗离:“你们自卫杀了刺客,临亢城的规矩在那,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你们罪在不该刺杀魏弁,那叫自卫吗?不管你们什么背景来历,无亢山弟子岂是外人能擅自处置的?”最后一句是带着威严的厉斥。

   跟在他左右的四名无亢山弟子下意识挺了挺胸膛,骄傲之情油然而生。

   “此事经无亢山众议,确实是本门弟子有错在先,故而准予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将你们拘禁无亢山一年,罚你们做一年杂役,若表现出了诚心悔改,时满释放,或提前释放也不是不可能。若抗拒悔改,则将你们关到诚心悔改为止,你们可服此决议?”

   师春冷笑,“敢问若是哪個豪门大派的人遇上此事,你们无亢山也敢这样拘禁吗?”

   真出现了那样的情况,自然有适当调整的应对,但此时当着外人的面,夏弗离嘴上是不说软话的,“照拘不误!”

   吴斤两拍地而起,怒道:“我第一个不服!”

   夏弗离淡定道:“你不服也没用,自然会打到你服为止,本座只是来知会一声,不是来给你们做选择的。”

   师春亦站了起来,“那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

   两人一副不甘屈从的愤怒模样,个个自认演的还不错。

   夏弗离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偏头道:“衣裳给他们换上。”

   一名捧着衣裳的弟子立刻隔着铁栅栏将一叠衣服塞了进去,随手往地上一扔,“换上!”

   吴斤两瞅了眼地上衣服的布料,明显是劣质粗布,还没有他们身上的破衣裳用料好,当即很不满道:“用不着,破衣服我们习惯了,就身上这身就行。”

   扔衣裳的弟子沉声道:“山上不容破衣烂衫有碍观瞻的穿戴,换上!”

   牢内两人死倔不从模样,无言抗拒,誓要往逼真了演。

   夏弗离发话了,“你们进去,帮他们换上,手脚重点没关系。”

   “好!”几个弟子当即一脸狞笑。

   “不用。”师春当即推手拒绝,“我们没有让别的男人给脱衣服的习惯,我们自己来。”

   心里在嘀咕,这姓夏的也是,我们已经够配合了,马上就要溜人了,有必要演这么到位么?

   “换就换,哼!”吴斤两一把撕开了上身的破烂衣裳。

   两人就此当着五人的面脱的只剩了条底裤,捡起地上的土布灰衣换上。

   吴斤两边换边嘀咕,“春天,为什么我们身上衣服动辄破破烂烂,怎么感觉咱们两个没有穿好衣服的命,换一身新的能穿多久?”

   “能不能闭上你的狗嘴说点好听的?”师春没好气地埋怨一句,他可不想又被人打一顿。

   衣服换好后,师春穿着有些肥大,肥大好办,无非是挽袖子和挽裤腿的事。

   吴斤两穿着则有些小,手腕和脚脖子都稍稍露出了一截,这就没办法了,只能是将就着穿了。

  

   衣服大小都是其次的,关键是衣服前后都画了圈白底黑字的图案,上面写的是“役”字。

   这衣服绝对不是临时起意搞出来的,很明显他们两个不是第一个被如此拘禁的人。

   牢笼嘎吱打开,两人就此跟着走出了大牢,再见外面天光,有些刺眼。

   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师春二人抬头看天,感觉身在一座天井中。

   顺着蜿蜒盘旋的台阶走上去时,看着宛若锈迹斑斑的墙壁,正是身在外界时看到的无亢山颜色,师春用手抠击了下,发现又不像是石头,也非金铁,材质却很坚硬。

   踏出囹圄,立见碧空如洗,昨夜风雨似乎从未出现过。

   昨晚天黑,师春二人还未看清无亢山上是何模样,此刻放眼展望,峰峦间到处坐落琼楼玉宇,亭台楼阁间还有湖泊倒映碧空,仙境洞府的气韵多少是营造出来了的,就是感觉怪怪的,少了点东西。

   “交给你们了。”夏弗离对弟子扔下话就走了。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修为,这种小事本用不着他亲自来,确属破例的高规格,外人也能理解,涉及到了宗主女儿,又牵连到门中弟子的死。

   “走!”

   师春二人被四人推搡着前行,被带到了一个离大牢并不远的地方,与大牢相邻的一座大院子。

   对比那些琼楼玉宇的建筑,再看眼前矮小的粗陋房屋,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住处。

   院子中间有个很大的石磨,上面坐了个五官肥腻的胖子,盘了条腿在那磕瓜子之类的,不时还端起茶嘬一口,边喝边盯着押来的师春和吴斤两审视。

   到了石磨前,四个无亢山弟子一起朝胖子笑嘻嘻道:“胖师叔。”

   胖子嗯了声,朝押来的两人道:“杀害魏师兄的,就他们?”

   “嗯,胖师叔,人带到了,他们两个可就交给你了。”

   四名无亢山弟子做了交接后就走了。

   胖子随意吐掉了嘴里的瓜子皮,见眼前二人不卑不亢的样子,也只是一声冷笑,没过多计较什么,来日方长的样子很明显。

   师春二人明白那暗藏的意思,也没计较,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跑人了,吃不上人家那一手,没必要担心。

   胖子忽回头嚷了声,“人呢,都死了吗?没看来人了吗?”

   平房屋里立刻跑出了两个人,一方脸,一马脸,后者看来得有个四五十的样子。

   嚯,师春二人一看两人就来精神,不为别的,居然穿着跟他们一样的衣裳,前胸后背都有一个“役”字。

   两人在石磨胖子的脚下满脸巴结模样,不等奉承,胖子甩头道:“都什么时辰了,挑水的家伙给他们拿上,先把上午二十担水的任务完成了再说,他们头回来,不清楚规矩,你们带他们走一趟,教好了。”

   “好的。”两人赶紧应下,招呼上了师春二人跟他们去。

   把两人带到一个库房后,从一堆家伙什中,找了扁担两只,水桶两对,分配给了师春二人。

   看这态势,虽不知那位夏长老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两人估摸着逃脱在即,也就没再节外生枝,准备先按照安排走,顺从地接受了干活工具。

   东九原的时候他们也有去地下深处挑水的活,两人以前也都干过,所以还真不是头一回,只是工具没这里好罢了。

   在石磨胖子的注视下,挑着担的师春二人跟着那两个出了院子。

   踏出院子大门,教导就开始了,让两个新人不要在山上到处乱跑,咱们穿着这身衣裳只有在干活的时候才能去指定区域,否一旦被各区域负责警戒的无亢山弟子发现了会很惨。

   师春不免问这两名杂役的身份,一问才知道跟他们不一样,人家不是外人,都是正宗的无亢山弟子,因犯了错受罚,才被贬来做了杂役,目前同样受罚的有四五十个。

   方脸的较年轻的叫邹星宝,马脸快五十岁的名叫段又,二人年岁有相差,门派中却是同辈。

   石磨胖子叫庞天圣,修行天赋不咋样,至今还未突破到高武修为,但辈分高,而且是宗主的亲传弟子,被扔到了这角落里管着罚事院。

   吴斤两不解,山上有湖水,为什么还要去山下挑水,纯粹为了体罚不成?

   经解释才知,山上的都是雨水,那些积水久了不新鲜,用来打扫还行,饮用不合讲究,山上又没水源,还是得下山去挑,当然,说是体罚也不为过。

   不多时,两人被带到另一处下山的路口,是一条较为狭窄的下山通道,站在路口已经能看到穿着同样杂役衣裳上上下下挑水的人,有人满水挑上来,有人空桶下山去。

   “看见没有,跟着空桶的去挑水地点,水至少要挑九分满,不能偷工,否则要受罚的。地点有些远,我们就不跟你们去了,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后,再带你们去属于你们的倒水点。记住,不要想着逃跑,否则下场会很惨的!”

   邹星宝指着下山路径一番指点。

   师春和吴斤两下意识眼色一碰,嘴角皆露出一抹会心笑意,就说嘛,怎么可能没安排,原来在这,那位夏长老的安排果然来了,眼前刻意说不跟着他们,那就是摆明了不监视,还刻意提醒他们不要逃跑,暗示的还不明显吗?
山海提灯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shanhaitid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靠师父渡劫赚取修仙界第一桶金神不动,恨长生纯阳!剑问九州苟成圣人,仙官召我养马灵气复苏,我从种田开始修仙万相之王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我的姑父是朱棣仙工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