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宋北云

610、四年7月21日 雨 边疆战事将要起

宋北云 | 作者:伴读小牧童 | 更新时间:2021-01-14 05:14:5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血蓑衣神级农场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神通不朽万族之劫我在异界有座城轮回乐园废土特产供应商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辽国的王爷提前让自家小蜜去宋国避难,有意思对吧。

  恰恰就是这个辽国的王爷才是关键点,小宋很容易就想通了这里头的关节,这样的信息的确是值得碧螺从杭州千里迢迢过来一次了,因为若是流传出去恐会酿成大祸。

  小宋没有问碧螺她怎么处置她那个好友的,但想来也应该知道这样的蛇蝎会怎么干,毕竟自己就是统领地下战线的人,有些事还是明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道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毕竟已经告诉了妙言,再跟你说也没什么意义而且你气性大,玩意一激动把崽喷出来了可是麻烦的很。”

  “喷出来!”佛宝奴扬起手就打:“让你胡说八道!我把你嘴都给撕了去!”

  小宋攥住她的胳膊,笑着说道:“你别在这乱动啊,这要磕了碰了,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佛宝奴渐渐安静了下来,然后却也是并没有显得太生气,只是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小口才抬头说道:“也便是说,若是金国南下,辽国这里立刻便会有人投敌?”

  “也不一定,也许是已经有了风声,但又不敢确定。不然不至于把豢养的小宝贝送去南京。你知道的,有些时候边关的人对这种事情的嗅觉敏锐很多。”小宋说到这话锋一转:“不过就算是这样,这些人对你不忠是肯定的,他们可没有把他们知道的事情报上去,一来是不想承担责任,二来么,说不得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计较的。骑墙派嘛,你懂的,这帮人深谙中庸之道,左右逢源是他们的追求,甚至于东食西宿。”

  佛宝奴捶在桌子上:“可恨!”

  小宋没说什么,只是笑了起来:“战略是不是应该转变一下了?”

  “如何转变?”

  小宋用手蘸着水在桌上写上了四个字——暗度陈仓。

  看到这里,佛宝奴眉头一挑:“你的意思是?”

  “你想要你的白山黑水,我想要我的万顷煤矿。各取所需如何?”

  佛宝奴看了看他,眼皮子低垂了下来,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兵分两路为大忌。”

  “当然不是兵分两路,而是合二为一。在草原那里虚晃一招,头也不回的直奔向金国,理论上是能赶得上金国发兵南下之前。”

  小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跟草原那头摆开阵仗,但实际上大部队却直接转去到金国,等到金国发兵之前突然发起进攻,打一个措手不及的时间差。

  吞掉金国也许不可能,但却也绝对不止是给他一个教训。这个计划绝对可行,但唯一的问题就是如果真的是要转手金国,那这个路程就不得不去考虑了,而且战法上也要重新开始部署,面对草原的路数去打金国也许并不会奏效。

  “你别犹豫了,这一仗你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金国跟草原明显是有默契的,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就是你说的乱局?”

  “有些东西早出现问题总比在你毫无准备的时候插你一刀来的好,不过你不用太过操心,实在不行我们双线作战就是了,辽国对金国,宋国对草原。”

  “我有把握,你有?”佛宝奴眉头一挑:“你宋国当真能行?”

  “手下败将说什么呢。”宋北云往地上啐了一口:“大言不惭。”

  “呵,战场上见真章。”

  “赌点什么。”

  “行啊,赌点什么。”佛宝奴不好赌,只是从不认输,只要跟她赌,她一定接招:“你说赌什么。”

  “赌山东之地。”

  “不行。”佛宝奴断然摇头:“山东之地何等重要,岂能拱手让人。”

  小宋呵呵一乐,虽是不放在心头,但转过身便取来了地图,仔细研究起了这突如其来的战局。

  都说战场之上风起云涌,小宋认为要不是自己情报战线工作做的好,这次他这个穿越者可能就要在土著身上吃大亏了。

  金国这一手倒是真的绝,几乎是破釜沉舟了,因为他们恐怕也不知道宋辽和草原的战争会打成什么样,如果在三五个月之内就能解决,他们出兵无异于自寻死路,必会被反推到首都之下。

  如果没有意外,金国现在应该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宋辽联军不知这个消息,金国就会趁势不备发动奇袭,一举占据优势。而宋辽联军一旦知道这个消息开始集结军队,金国就会在国境线上布置防御,跟联军对峙一直到寒冬到来或者是等待草原南下。

  好!

  小宋忍不住要给金国制定这个策略的人拍掌叫好,这两头堵的法子,最终金国都是受益者,因为只要拖到了宋辽主动求和,他们就算是一场辉煌的胜利了。

  但计谋是好计谋,但他们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宋国的整体硬实力。

  不敢说科技碾压吧,毕竟真正的高精尖还是少,但当精算部门和物流项目的全面提升,现在整个宋国的战斗输送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支持双线作战虽然不管什么时候都很吃力,但这里不是还有辽国么。

  宋辽作为兄弟国,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而且再不济还可以用阴招嘛。

  下午时,青龙苑长安分院、青龙苑辽院和青龙苑宋院代表在这里碰了个头,大概聊了一下现在的局势。

  青龙苑三个地方代表分别提出了三个不同的方向意见,辽院代表表示应该先调兵将金国压制下去,但宋院代表表示不同意,宋院代表表示应该集中优势兵力先压垮草原,再进行后续调度,否则等到了冬天就会造成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面对这种分歧,仲裁委员兼大宋长安分院代表表示都可以理解,因为不管从哪个方向去考虑都是可以说的通的,因为如果先打草原,辽国就可能会被人掏屁股。但如果先打金国,宋国的军事预算就会严重超标,而且还要面临草原南下的威胁。

  所以宋辽两院的争执都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也就是这种争执,让座谈会陷入了僵局。

  “你看,金国还是厉害。”小宋摊开手无奈的说道:“它还什么都没干,咱们就已经乱了阵脚。”

  赵性脸色也是阴霾,他沉默了许久:“好好的计划就这样被打乱了。”

  “谁说的。”

  小宋一脸故作高深的笑容,看了看赵性又看了看佛宝奴:“两位,还有什么补充没有?若是没有,就听听我的意见吧。”

  其实小宋并不想放弃之前确定好的战略,但觉得也没有必要去双线开战,而且以小宋这种见猫当做虎的性格也不会觉得两线开战能捞到什么好处。

  但他还是觉得如果这样争执下去,反而就正中下怀了,畏首畏尾才是兵家第一大忌。

  那该怎么办呢?小宋想了很久,就连吃饭时都差点被一根鱼刺给干掉。

  要说好办也好办,难办也难办。好办是金国喜欢对峙,那就对峙好了,辽国边境开始布防,铁丝网一拉,日常巡逻开始办起,大营一放,金国慌不慌?鬼知道辽国那连绵的国境线里是不是藏着伏兵百万。

  但要说难也是难的,要做到不露馅、不露怯,这一点就很难。三千人做出五万人的架势更难。

  “我有个法子可以试试。”小宋抬起头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过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来执行。”

  “你说。”赵性一扬下巴:“看看是什么好主意。”

  小宋把这个伏兵对峙的法子一说,虽说是阳光底下无新鲜事,但这一招如果用好了却是极有效的,但问题也是有的,那如果只有三千人怎样才能让金国人被震慑住呢?

  于是这就是最困难的地方了,怎么用三千人伪装成伏兵十万。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小宋的眼神里全是难以理解,面前两位皇帝陛下都用热忱的眼神看着他。

  “不可能!”小宋断然拒绝:“绝对不可能!”

  “我觉得你这个大骗子去干这件事最好不过了。”佛宝奴深思熟虑之后,缓缓开口道:“你可信,且定然有这个能耐。”

  “朕附议。”

  小宋站起身用力的摇头:“不去,说破大天都不去!第一,我不想错过我二儿子出生。第二,我再干这种事,我的名气大到吓人了,这不符合我的作风。第三,长安这边需要我,工坊需要我。你们让我去辽国边境,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三日后,宋北云启程前往了辽国的边境之处,也便是辽国最后一道关卡,燕京。

  燕京,曾作为辽的陪都,位置特殊,不过现在它却只是一个普通的边境城市,行政等级特别低,是一个随时出现问题就要放弃的地方,虽然地处咽喉但旁边便是张家口、大同和草原,上头便是关外金国之地,极容易被两面夹击。

  “老子是服了,还有那样的人。”小宋在马车里骂娘:“一个两个的把老子当什么?说让老子出去就出去,他娘的我从金陵被弄到了长安,现在又让老子守边关?狗日的佛宝奴。”

  “还有赵性。”小宋骂完之后补充道。

  这一路没有旁人与他同行,只有碧螺一人,带着她其实也不算什么特殊关照,反正她去杭州也是那么远去燕京也是那么远,索性就带着一起了。

  不过为了方便起见,碧螺一路都是书童打扮,只是她的男装效果太差,那眼带桃花的模样,一看就是个臭娘们伪装的。

  “爷,这不是正说明您才干拔群么。”

  “拔群个屁。”小宋啐了一口:“老子服了!我长安工坊那边有多少事,他们不知道么?”

  “若是爷心情烦闷,那便来欺负小奴好了。”

  “唉,你现在跟你妹妹一起住的还可以?”

  “一切安好,只是我那妹妹……”碧螺微微侧过头:“受尽了凌辱,见不得生人。”

  “行了,你不就是担心我么,我是哪种人?”

  碧螺噗通一声给宋北云跪了下来:“碧螺绝无这般意思……”

  “起来吧。”小宋摆摆手,靠在窗户处长叹一声:“我真的就是个劳碌命,妈的。”

  --------

  这段时间更新不稳定是因为从1月5号到今天我都在参加一个小范围的作者见面会,基本上就是一群肥宅之间心照不宣的放年假,明天就恢复了。
宋北云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songbeiyu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诸天以剑问道太太请矜持我在聊斋当符师我家师姐超凶的重生当萌犬联盟绝活哥我能穿梭不同世界我在东京唱演歌从西游开始练习反套路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