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替天行盗

第四百六十四章 百慕大

替天行盗 | 作者:石章鱼 | 更新时间:2020-05-23 21:59:0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万道龙皇仙韵传灵剑尊丹道宗师天才神医混都市终极特种兵王太古龙象诀超绝萌爸至尊狂神自在神医逍遥客
  林格妮放出了一架无人机,无人机从空中可以优先侦查到游艇周围的状况,雷达的信号一直都非常稳定。他们在来此之前将核心区从外到内画成了三层区域,目前还处于外层的范围内。

  无人机在周围进行了二十分钟的盘旋搜查,然后重新回归到游艇甲板上。

  罗猎负责监视雷达上的信号,林格妮则根据无人机搜集得数据进行分析,到目前为止,除了他们遇到得那条鲨鱼,还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状况。

  夜幕渐渐降临,林格妮道:“你去休息,我来值班。”

  罗猎道:“还是你去吧,最近我总是睡不着。”

  林格妮坚持道:“你先去,六个小时后我叫醒你接替我。”

  罗猎拗不过她,只能先去睡了,睡梦中又回到当初启动九鼎的那一刻,风九青的笑声出现在他的耳边——你败了,你彻彻底底的败了……罗猎当时并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现在开始意识到自己真的败了,逆时针启动星空之门,顺时针打开时空之门,无论自己怎样选择,其结果都是对未来走向的改变。他甚至开始怀疑,如果当时自己并没有去触碰九鼎,那么一切或许不是这个样子。

  睡梦中仿佛看到风九青在向自己得意的大笑着,时而她又变成了母亲的样子。

  罗猎提醒自己要醒来,尽快醒来,然而梦中的他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越沉越深,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从梦中清醒过来。他看到了叶青虹和儿女的身影,想要靠近,脚下的地面却逆向转动,无论他怎样努力,距离家人却越来越远。

  他大声呼喊着希望能够引起家人的注意,可他却发不出声,他和家人之间隔着一道无形的屏障,看得到却无法接近,他甚至能够看到家人身边四季变换,听得到时间流逝的声音,看到他们长大变老,罗猎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吼,这声吼叫让他清醒过来,他从床上坐起,周身全都是冷汗。

  林格妮也被他的这声大叫惊动了,第一时间冲入了舱内,罗猎大口大口喘息着,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

  林格妮关切道:“做噩梦了?”

  罗猎点了点头,林格妮给他倒了杯冰水,罗猎接过,咕嘟咕嘟喝了下去,冰水入肚之后,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他低声道:“我去洗个澡。”

  林格妮点了点头,罗猎只不过才睡了两个小时。

  夜晚的海比白天还要平静温柔,海面没有一丝风,如果不是特别留意几乎听不到海浪的声音,这样的宁静让人从心底感到有些沉闷。

  罗猎洗澡后并没有去驾驶舱,他来到船尾,点燃了一支烟,在他启动九鼎的时候已经改变了历史的轨迹,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想要在无数道轨迹中找到原点,其难度不次于大海捞针。

  人对于未知总会存在着一种莫名的恐惧,回头看自己当年所面临的两个选择,如果按照风九青的指引逆时针打开星空之门,那么自己仍然留在当时的时代,自己和家人应该不会分开,可未知的天外生命或许就会通过这扇门进入地球,摧毁地球的文明毁灭他们的世界,这只是一个假设。所以自己选择顺时针打开时空之门,在自己打开时空之门之后,自己来到了百年之后的未来,他的行为已经给历史造成了改变。

  父亲植入他体内的智慧种子拥有不少的记忆,罗猎将这些记忆和现实社会对照,发现了许许多多不相符的地方,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进入的并不是父母原来所在的那个时空。

  同一个方向,却处在不同的轨道,彼此之间永远不会产生交集。就如船头的灯光,光束在行进的过程中不断扩展,是自己的行为让未来的历史从时空之门打开的刹那产生了无数种可能。

  吴杰留给自己那两个字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虽然眼睛看不到,可是比自己更明白更清楚,他对一切早已丧失了兴趣,他的世界没有光明。

  龙天心则是另外一个极端,她对曾经生存的时代没有感情,只有憎恶和仇恨。

  这样的两个人对过去是毫无留恋的。

  “罗猎!”林格妮的呼喊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罗猎熄灭了烟,快步进入驾驶舱内,林格妮指了指雷达,雷达上的图像变得模糊,GPS导航也失去了信号,他们对此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早就料到在进入百慕大核心区之后可能会遭遇到这样的状况。

  他们有备选的方案,游艇上装置了传统的罗盘和导航仪,在电子仪器失灵的状况下,这些已经老掉牙的古董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不过这也应当只是暂时的,随着对核心区的深入,磁场可能会让罗盘和导航仪失灵。

  幸运的是,这种状况并没有马上发生,在罗盘的引导下,游艇向他们的目的地不断靠近。

  黎明时分海面上突然出现了大片的浓雾,他们的罗盘也因为干扰而失效,林格妮从磁力检测仪的指数判断出,附近有巨大的磁场,现在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导航,不过距离他们此前设定的目的地应该还有一百海里左右的距离,看不到太阳,就连手表的指针也发生了停摆现象。

  林格妮放慢了行进的速度,欲速则不达,现在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等到太阳出来后判断方向继续前进。

  罗猎站在船头用肉眼观察着前方的海域,突然他大吼道:“停船,停船,前面有情况!”

  林格妮慌忙停船,游艇完全停止行进,距离前方的山崖只剩下不到五米的距离,林格妮花容失色,如果不是罗猎及时发现前方的状况,恐怕他们的游艇已经撞在了山崖上。

  这是一座岛屿,就这样极其突兀地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这座岛应该不是龙天心提供给他们的目标岛屿。

  林格妮落下船锚,他们原地等候了两个小时,太阳出来了,笼罩在周围的浓雾开始消散。他们抬头望去,这座岛屿的海拔要在两百多米,他们面前的悬崖犹如一道屏障,阻挡住了从南边照射来的阳光,在另外一面是岛屿的斜坡,林格妮展开纸质地图,从地图上推算出他们现在大概的位置,在这片区域并没有标记任何的岛屿。

  林格妮道:“地图上没有这座岛的记载,从这里往东北方向九十海里左右就是龙天心提供的明华阳的秘密基地所在。”

  罗猎道:“这座岛是什么地方?”

  林格妮道:“不清楚,不过……”她的目光投向前方,在距离他们落锚处七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艘锈迹斑斑的损毁货轮搁浅在那里,从货轮的侵蚀情况可以看出遭遇事故已经有很多年了,或许这艘货轮就是诸多在百慕大失踪船只的一员。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漆黑如墨的乌云宛如海潮一般从天边席卷而来,风明显大了许多,罗猎道:“好像要有风浪了。”

  林格妮道:“我们暂时不要前进,船只寻找避风的一面安全一些。”他们的游艇虽然性能不错,可毕竟船身吨位有限,如果在恶劣的天气下坚持行进恐怕会遇到危险。

  罗猎点了点头,林格妮赶在风雨来临之前起锚,驾驶游艇从岛屿的南面绕过,来到岛屿的北侧,这座岛屿的北面地势相对平缓,拥有一个月牙形的天然港湾,南边近乎垂直的悬崖可以阻挡从南面吹来的暴风,林格妮将游艇驶入港湾内。

  岛屿的上方虽然云层聚集,可一时间并没有下雨,原本平静的大海已经改变了温柔的面孔,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罗猎和林格妮将游艇停好之后,他们下了船,月牙形港湾的周围都是美丽的白色沙滩,沙质细腻,洁白如玉,原本湛蓝色的海水因为天空乌云的映照此时已经变成了墨蓝色,越发映衬得沙滩白得耀眼。

  沿着沙滩往岛屿的顶峰遍布形形色色的植被,罗猎和林格妮决定上岸看看,两人准备好行装走入树林,发现了大片的香蕉林,林格妮挑选了一把成熟的香蕉,分给罗猎一半。

  罗猎发现树林中一具保存完好的石像,雕刻谈不上精美,从外形上看应该是太阳神,因为年代久远,再加上风吹日晒雨淋,雕像风化严重,不过足以证明这里应该有人类生活。

  林格妮道:“岛上可能有人。”

  罗猎道:“应该有水源在附近。”茫茫大海上,如果岛屿缺乏淡水是不可能提供给人类长期居住的条件的。

  谨慎起见两人都启动了纳米战甲,不仅仅应对可能存在的敌人,同时也是为了防止丛林中密集的蚊虫。罗猎走在前面挥刀开路,进入树林二百米左右的地方,看到了淹没在草丛中的石阶,石阶沿着山坡蜿蜒向上。

  林格妮利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山上,看到半山腰的地方有一座黑乎乎的建筑,建筑应该是用石块堆砌而成,虽然望远镜能够看到,可是想要走到那个地方至少也需要一个小时。

  林格妮道:“那上面好像有字啊!”

  罗猎接过望远镜,将半山上的建筑放大,看到建筑的入口处果然有一个字符,那符号像极了夏文中的水字,罗猎心中有些奇怪,这里怎么可能有中华的文字?难道只是凑巧相似的字符?他本来并没有想继续前进的心思,可现在因为看到这个字符却产生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林格妮猜到了他的想法,提议道:“不如我们上去看看!”

  罗猎点了点头,两人沿着阶梯向岛屿的顶部走去,走了没多远,阶梯就已经损毁中断,道路也变得难走了许多,再加上周围都是茂密的丛林,树荫遮天蔽日,看不到周围的状况。

  雨迟迟没有落下,风却大了许多,海风吹过丛林,舞动树冠,发出如同海涛般的低沉呼号。

  前行半个小时后,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道长达十米的裂缝,裂缝直通海底,那座建筑物就在裂缝的另外一边,拥有了纳米战甲的帮助,跨越这样的距离对他们来说算不上难事,两人先后越过裂缝。

  那座黑色的建筑就孤零零地矗立在裂缝边缘,罗猎来到建筑的大门前,仔细观察了一下门上的字符,确定是夏文中的水字无疑,不过除了这一个文之外,建筑的外面再也看不到其他的字符,四壁倒是刻有不少的浮雕,林格妮很快就做出了判断,这些浮雕和古玛雅金字塔上的浮雕风格相同,从浮雕的表述上可以推测出这座建筑应当是一座神庙。

  在神庙门前罗猎捡到了一把折断的军刀,军刀上面遗留的文字能够看出这把军刀的锻造年代应该在五十年前,也就是说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造访过这里。

  进入大门,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此时外面狂风呼啸,大雨终于落了下来,两人走入神庙的甬道,甬道的四周遍布精美的浮雕,因为甬道的内部可以避免风吹日晒雨林,所以这里的浮雕保存也相对完整。

  甬道倾斜向下,狂风暴雨从外面卷入,很快就汇成了小溪,雨水形成的小溪沿着甬道两侧的排水沟向前流动,在甬道五十米处的地方有一道石门,两人在石门旁边的浮雕上找到了开关,罗猎摁住人面浮雕的左眼,只听到轰隆隆声响传来,石门缓缓向上升起。在他们的前方出现了让人震撼的景象,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对面一道气势磅礴的瀑布宛如银河飞流直下,落入下方的深渊,一道拱桥凌驾在对面的山崖和他们所在的地方,抬头望,上方可以看到三角形的天空,难怪他们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状况,实际上神庙的甬道是进入岛屿内部山洞的入口。

  此前他们乘坐游艇来到岛屿旁边的时候,从外面看只觉得是一座普通的小岛,却没有想到岛屿内部别有洞天。

  这道凌驾山洞内部的长桥,却是天然形成,长桥的另外一端直接插入瀑布的之中,俯瞰如同一把长剑刺入瀑布,虽然历经水流的冲刷,却没有损毁。

  林格妮看出了其中的奥妙,那道瀑布应该只是在下雨的时候形成,暴雨之时雨水汇集在瀑布顶端的凹处,当雨水填满凹处水流就沿着前方绝壁飞流直下。所以这瀑布应该只有在雨季出现,多半时间都是断流状态。

  雨水从顶部的三角洞口不停落下,不过强劲的海风却被周围的岩壁阻挡在外,他们走上长桥,抬头望去,一道道闪电跃动在三角形的天空,这岛屿内部的山洞上小下大,成为一个天然的避风之所。

  从周围的浮雕可以看出,这里应该有人居住过,而且还曾经繁华一时,浮雕的风格应该深受玛雅文化的影响。

  林格妮仔细回忆着这座岛屿的外貌,她忽然意识到这座岛屿分明像是一个耸立在海中的直角三角,小声提醒罗猎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岛屿像是半座金字塔?”

  经她一说,罗猎仔细想了想果然就像是如此,虽然岛屿上方遍布丛林,可大概的结构仍然像是半座金字塔,就像是有人一刀将金字塔削成了两半,一半留在这里,另外一半则沉入了大海。

  来到长桥之上,他们的探测仪居然恢复了正常,林格妮利用探测仪开始对周围的环境进行迅速的测绘。长桥的另外一端连着甬道,瀑布如同水帘一般将甬道遮住。

  两人穿越瀑布就来到了甬道中,和刚才的甬道不同,这条甬道却是盘旋向上,一直通往岛屿的顶部,他们沿着阶梯拾阶而上,约莫走了一个小时,方才来到甬道尽头,走出去就是岛屿的顶部,一旁有一面小湖,外面暴雨如注,落入小湖,又从小湖一边的缺口倾泻而下,落入下方形成了瀑布,在岛屿顶端有不少残缺的石柱和雕像,这里过去应当存在着一座神庙,后来崩塌损毁,另外一边就是近乎垂直的万丈悬崖,也是他们最早驾驶游艇到达的地方。

  紫色的闪电在远方海天之间跳动,犹如群蛇乱舞,闪电不停向他们这边接近。罗猎担心他们所在的位置有遭到电击的风险,提醒林格妮尽快返回甬道。

  林格妮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闪电的弧度扭曲,证明海平面下面存在着强大的磁场,”

  罗猎对这种天象并不陌生,过去曾经在苍白山亲眼目睹过类似的状况,眼看闪电不断向他们所在的位置移动,抓住林格妮的手腕道:“没什么好看的,再不走就有危险了。”

  林格妮道:“再等等!”

  闪电已经移动到近前,突然一道宛如巨蟒的闪电从空中劈落,从他们的眼前划过,沿着悬崖一直延伸到下方的海面,闪电并未因海平面而中断,而是继续向海底延伸。

  “快走!”罗猎将林格妮拖入甬道,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闪电击落在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将一段石柱击得粉碎。如果再晚一步,恐怕两人就会被这道闪电击中。

  罗猎也惊出了一头的冷汗,人在自然的面前是渺小的,就算他在巅峰状态也不敢和空中的闪电抗衡。

  一道闪电过后,又是一个滚地雷落在外面,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整座岛屿都颤动起来,两人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过去从未对震耳欲聋有着如此真切的体会。

  两人望着外面仍在舞动的闪电,又向里面走了几步,这才放下心来,过了好一会儿,耳鸣的状况才渐渐消失,林格妮道:“我好像看到另外的一半位于海面以下,刚才闪电直接延伸到了海底。”

  罗猎苦笑道:“你的好奇心差点让我们遭到雷劈。”

  罗猎苦笑道:“你的好奇心差点让我们遭到雷劈。”

  林格妮道:“原来百慕大的海底果然有金字塔。”

  罗猎可没有她这般好奇,毕竟他们今次前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找海底金字塔。

  两人循着原路回到了游艇,此时雨越来越大,闪电和霹雳一个接着一个,在这样恶劣的天气状况下,游艇内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两人这一趟带回了不少的水果,这座月牙状的海湾如同母亲拥抱婴儿一样围护着游艇,让游艇免受风浪的冲击。这场暴风骤雨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的时间内,除了必要的捕鱼和采摘,他们几乎都没有离开过游艇。

  已经是他们在这座岛屿躲避风雨的第四天了,罗猎清晨醒来,发现雨居然停了,天还未完全放亮。林格妮并不在身边,从窗外也没有看到林格妮的身影,罗猎起床来到外面发现林格妮居然不在附近。循着沙滩上的足印来到林中,他以为林格妮又去采摘水果准备早餐了,可是走了几步却听到林中传来林格妮痛苦的声音。

  罗猎蹑手蹑脚向她靠近,透过树丛,看到林格妮缩成一团,蜷曲在湿漉漉的草丛之上,整个人颤抖不已,她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罗猎大惊失色,快步来到林格妮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抱起:“妮妮你怎么了?”

  林格妮紧咬牙关,身体的剧痛让她说不出话来,其实从她儿时被迫接受人体实验,每年都会发作数次这样的症状,每当发作之时,身体就会遭受这种非人的痛苦折磨,如果不是为父母报仇的坚定信念在支持她,恐怕她早已放弃。

  林格妮感觉自己的周身如同被一条条撕裂开来然后又绞结在一起,这种疼痛深刻且清醒,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晕厥过去,然而偏偏她的意识在此时保持着清醒。

  林格妮近两年已经没有发作过,在陆剑扬的帮助下暂时控制住了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痛,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她的顽疾,可是至少能够让她平静渡过一段时光,这也是陆剑扬最终同意派她出来执行任务的原因。今晨她早早地起来,因为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又生怕惊动了罗猎,害他担心,所以才悄悄来到树林中,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次的发作会如此严重。

  罗猎看到林格妮身边的针盒,打开针盒从中取出针剂,林格妮本来是不想注射止痛药物的,可当疼痛突然发作,她已经无力给自己注射。

  罗猎迅速准备好止痛针剂,为林格妮注射。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大武侠传诸天之从国漫开始千万进化者异域之系统无敌绝代狂婿这系统有毒鬼差的富二代生涯无敌王婿地狱龙婿战神制霸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