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唯一的金丹大佬

第五百七十章

唯一的金丹大佬 | 作者:老宠溺 | 更新时间:2021-01-14 05:03:5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血蓑衣神级农场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神通不朽万族之劫轮回乐园我在异界有座城带着农场混异界医者无眠
  的人在这种气息之下都在瑟瑟发抖,情不自禁的跪拜下去,甚至是有人直接被吓得失禁,下身更是一片的狼藉。

  在这个时间自然不会有人去关注他人的状况,因为那种威压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自身都是难以自保了。

  男人的真实力量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之下不管你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性,有着多少的血性,都会在这种气势之下完全的屈服。

  这种威压已经不仅仅是针对于人们的肉身,已经是是对于一个人灵魂,对于他们最为本源之上的绝对的压制。

  男人的思绪在缓慢的转变者,他在想着办法,想着各种的可能性。

  他在寻找可以逆转眼前状况的各种可能,他要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一锤定音,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不再有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男人的心中有了注意,他已经有了决策,男人的双手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变幻,结出来一个又一个神秘而又晦涩的奇异手印,空间开始暴动,一团团诡异的黑气在虚空之中弥漫。

  “喝”

  男子大吼一声,空间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男子一只手直接探入黑色的裂缝之中。一阵摇晃之后,衣袖一甩,袖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急速的变大,转眼之间便已经放大了足足上千万倍,重重的压在了裸露的土层之上。

  那是一片广阔的古地,竟然被男人用绝世的大神通生生的平移了过来。

  这才是男人真正的手段,袖中乾坤,袖中世界,掌中大世界。

  现在眼前的那片古地就是男人通过空间裂缝给转移了过来。

  无数的人在古地的人在这种气息之下都在瑟瑟发抖,情不自禁的跪拜下去,甚至是有人直接被吓得失禁,下身更是一片的狼藉。

  在这个时间自然不会有人去关注他人的状况,因为那种威压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自身都是难以自保了。

  男人的真实力量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之下不管你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性,有着多少的血性,都会在这种气势之下完全的屈服。

  这种威压已经不仅仅是针对于人们的肉身,已经是是对于一个人灵魂,对于他们最为本源之上的绝对的压制。

  男人的思绪在缓慢的转变者,他在想着办法,想着各种的可能性。

  他在寻找可以逆转眼前状况的各种可能,他要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一锤定音,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不再有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男人的心中有了注意,他已经有了决策,男人的双手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变幻,结出来一个又一个神秘而又晦涩的奇异手印,空间开始暴动,一团团诡异的黑气在虚空之中弥漫。

  “喝”

  男子大吼一声,空间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男子一只手直接探入黑色的裂缝之中。一阵摇晃之后,衣袖一甩,袖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急速的变大,转眼之间便已经放大了足足上千万倍,重重的压在了裸露的土层之上。

  那是一片广阔的古地,竟然被男人用绝世的大神通生生的平移了过来。

  这才是男人真正的的人在这种气息之下都在瑟瑟发抖,情不自禁的跪拜下去,甚至是有人直接被吓得失禁,下身更是一片的狼藉。

  在这个时间自然不会有人去关注他人的状况,因为那种威压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自身都是难以自保了。

  男人的真实力量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之下不管你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性,有着多少的血性,都会在这种气势之下完全的屈服。

  这种威压已经不仅仅是针对于人们的肉身,已经是是对于一个人灵魂,对于他们最为本源之上的绝对的压制。

  男人的思绪在缓慢的转变者,他在想着办法,想着各种的可能性。

  他在寻找可以逆转眼前状况的各种可能,他要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一锤定音,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不再有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男人的心中有了注意,他已经有了决策,男人的双手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变幻,结出来一个又一个神秘而又晦涩的奇异手印,空间开始暴动,一团团诡异的黑气在虚空之中弥漫。

  “喝”

  男子大吼一声,空间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男子一只手直接探入黑色的裂缝之中。一阵摇晃之后,衣袖一甩,袖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急速的变大,转眼之间便已经放大了足足上千万倍,重重的压在了裸露的土层之上。

  那是一片广阔的古的人在这种气息之下都在瑟瑟发抖,情不自禁的跪拜下去,甚至是有人直接被吓得失禁,下身更是一片的狼藉。

  在这个时间自然不会有人去关注他人的状况,因为那种威压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自身都是难以自保了。

  男人的真实力量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在这种恐怖的威压之下不管你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性,有着多少的血性,都会在这种气势之下完全的屈服。

  这种威压已经不仅仅是针对于人们的肉身,已经是是对于一个人灵魂,对于他们最为本源之上的绝对的压制。

  男人的思绪在缓慢的转变者,他在想着办法,想着各种的可能性。

  他在寻找可以逆转眼前状况的各种可能,他要将所有的一切全都一锤定音,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不再有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男人的心中有了注意,他已经有了决策,男人的双手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变幻,结出来一个又一个神秘而又晦涩的奇异手印,空间开始暴动,一团团诡异的黑气在虚空之中弥漫。

  “喝”

  男子大吼一声,空间直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男子一只手直接探入黑色的裂缝之中。一阵摇晃之后,衣袖一甩,袖中有着什么东西在急速的变大,转眼之间便已经放大了足足上千万倍,重重的压在了裸露的土层之上。

  那是一片广阔的古地,竟然被男人用绝世的大神通生生的平移了过来。

  这才是男人真正的手段,袖中乾坤,袖中世界,掌中大世界。

  现在眼前的那片古地就是男人通过空间裂缝给转移了过来。

  无数的人在古地之中惨嚎。所有人都不知道刚才的一瞬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就在刚才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衣袖。

  衣袖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不断的放大,最终轻松的一卷,将整个的古地之中的房屋群山河流都一切连根拔起,吸入那大袖之中。

  然后就是莫名奇妙的出现了在了这里,所有人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其他的空间之中。直到现在那种空间转换而带来的空间的滞带感依旧存在着。

  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真心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难道是上天的惩罚,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烂好人,但是却对没有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就算真的是上天的惩罚也远远轮不到现在的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决冷冷的看着男人的动作,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虽然恢复了,甚至是有了全新的突破,但是但还远远不是男人的对手。

  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是以不变应万变,他倒是要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要做什么事情。

  凌决就这样看着男人的动作,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巨变,脸上的表情变的是无比的狰狞。凌决的眼神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而是变得无比的猩红,寒声道:

  “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牵扯到他们身上”

  因为那一片狼藉古地不是其他的地方,正是凌家的古地,在那古地之上有着不少的凌家的子弟,特别糟糕的是凌云鸿和大长老现在恰恰就在古地之中,一并被带来也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人并没有回答凌决的问题,那双邪魅的眼神也不再冷淡,充满了浓郁的挑衅的意味。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要眼前的少年跟那个家伙没有一丁的相似,即便只是万分之一也不行。

  这样的话那个家伙就不能和他相融,他要将那个家伙生生的从眼前的少年的身体之中驱逐出来。

  男人隐藏在宽大衣袍之中的手掌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着,他冷冽的一笑。直接提起自己的手掌,在手掌的上方是一枚黝黑到了极致,竟然被男人用绝世的大神通生生的平移了过来。

  这才是男人真正的手段,袖中乾坤,袖中世界,掌中大世界。

  现在眼前的那片古地就是男人通过空间裂缝给转移了过来。

  无数的人在古地之中惨嚎。所有人都不知道刚才的一瞬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就在刚才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衣袖。

  衣袖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不断的放大,最终轻松的一卷,将整个的古地之中的房屋群山河流都一切连根拔起,吸入那大袖之中。

  然后就是莫名奇妙的出现了在了这里,所有人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其他的空间之中。直到现在那种空间转换而带来的空间的滞带感依旧存在着。

  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真心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难道是上天的惩罚,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烂好人,但是却对没有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就算真的是上天的惩罚也远远轮不到现在的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决冷冷的看着男人的动作,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虽然恢复了,甚至是有了全新的突破,但是但还远远不是男人的对手。

  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是以不变应万变,他倒是要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要做什么事情。

  凌决就这样看着男人的动作,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巨变,脸上的表情变的是无比的狰狞。凌决的眼神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而是变得无比的猩红,寒声道:

  “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牵扯到他们身上”

  因为那一片狼藉古地不是其他的地方,正是凌家的古地,在那古地之上有着不少的凌家的子弟,特别糟糕的是凌云鸿和大长老现在恰恰就在古地之中,一并被带来也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人并没有回答凌决的问题,那双邪魅的眼神也不再冷淡,充满了浓郁的挑衅的意味。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要眼前的少年跟那个家伙没有一丁的相似,即便只是万分之一也不行。

  这样的话那个家伙就不能和他相融,他要将那个家伙生生的从眼前的少年的身体之中驱逐出来。

  男人隐藏在宽大衣袍之中的手掌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着,他冷冽的一笑。直接提起自己的手掌,在手掌的上方是一枚黝黑到了极致手段,袖中乾坤,袖中世界,掌中大世界。

  现在眼前的那片古地就是男人通过空间裂缝给转移了过来。

  无数的人在古地之中惨嚎。所有人都不知道刚才的一瞬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就在刚才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衣袖。

  衣袖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不断的放大,最终轻松的一卷,将整个的古地之中的房屋群山河流都一切连根拔起,吸入那大袖之中。

  然后就是莫名奇妙的出现了在了这里,所有人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其他的空间之中。直到现在那种空间转换而带来的空间的滞带感依旧存在着。

  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的,真心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难道是上天的惩罚,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烂好人,但是却对没有做出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就算真的是上天的惩罚也远远轮不到现在的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

  凌决冷冷的看着男人的动作,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虽然恢复了,甚至是有了全新的突破,但是但还远远不是男人的对手。

  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是以不变应万变,他倒是要看看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要做什么事情。

  凌决就这样看着男人的动作,突然之间他的脸色巨变,脸上的表情变的是无比的狰狞。凌决的眼神再也不能保持平静,而是变得无比的猩红,寒声道:

  “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牵扯到他们身上”
唯一的金丹大佬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weiyidejindanda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仙山我作主在柯学世界上高中魔王勇者你别跑庄园革命神兵小将开始的穿越开局签到金箍棒诸天之角色扮演主神竟是我自己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运气槽可以拉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