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血蓑衣

第八百四十九章:谷风景云(四)

血蓑衣 | 作者:七尺书生 | 更新时间:2020-05-23 22:02: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他身上有条龙万道龙皇仙韵传阿斯加德的圣骑士太古龙象诀天才神医混都市终极特种兵王超绝萌爸自在神医逍遥客造化神宫
  “柳寻衣,皇上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

  望着神思恍惚,魂不守舍的柳寻衣,荣王爷的眼中悄然闪过一丝惋惜之意,无奈道:“无论你和忽烈究竟有没有狼狈为奸,至少粮库被劫与你干系重大。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致使民怨沸腾,人神共愤,纵使朝廷也无法息事宁人。毕竟,民以食为天,如今你捅破人家的天,如果皇上无动于衷,百姓势必揭竿而起,引来天下大乱。然而,宋蒙和亲来之不易,边关的剑拔弩张好不容易偃旗息鼓,此时再和蒙古人撕破脸……岂非因小失大,前功尽弃?因此,为给兴元三府一个交代,给满朝文武和天下苍生一个交代,皇上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对你这位‘有功之臣’……严加惩处,希望你能体谅皇上的苦衷。”

  荣王爷的言外之意是“此事错在蒙古人言而无信,但蒙古人我们得罪不起,因此皇上只能拿你开刀,以‘莫须有’的里通外国之罪将你处死,平息抢粮风波。”

  常言道“柿子专挑软的捏”。这一次,柳寻衣无疑变成蒙古人的替死鬼,甚至沦为大宋朝廷的替罪羊。

  毕竟,柳寻衣与蒙古人的所有约定都曾一五一十地上奏朝廷,并得到朝廷应允。倘若柳寻衣有“引狼入室”之错,则朝廷同样有“决策不明”之罪,二者皆难辞其咎。

  然而,朝廷势大,柳寻衣势弱。就事论事,柳寻衣被人冤枉最大的过错并非错信忽烈,亦非错信朝廷,而是错信自己。

  他错在自己不够强大,总想背靠大树好乘凉。

  殊不知,树倒猢狲散。如今的宋廷苟延残喘,大厦将倾,早已自顾不暇,只能用柳寻衣的小命替自己延寿。

  只可惜,当柳寻衣尝尽苦果,却已无法回头。

  言罢,荣王爷朝众甲士轻轻挥手,叹道:“带下去吧!”

  “等等!”

  突然,心慌意乱的赵禥匆匆举酒上前,朝面露迟疑的荣王爷拱手作揖,诚挚道:“父王,我与柳寻衣好歹相识一场,今日一别或许此生再无相见的机会。无论如何,他曾教过孩儿武功,算是我半个师傅。因此,我想敬他最后一杯酒,权当……送他上路。”

  “这……”

  “父王!”见荣王爷面露踌躇,赵禥再三恳求。

  “也罢!难得我儿有情有义,让他喝一杯便是。”荣王爷挥手制止不断朝柳寻衣逼近的一众甲士,勉为其难地答应道,“但……仅此一杯!”

  “多谢父王!”

  赵禥大喜过望,赶忙端着酒杯来到呆若木鸡的柳寻衣面前,忧郁的眼神透着一丝淡淡的急迫。

  “柳寻衣,你竟敢惹出这么大的麻烦,难道把我教给你的东西统统忘了不成?”

  望着言辞古怪,不断朝自己挤眉弄眼的赵禥,柳寻衣不禁一愣,稍作沉吟,猛然响起他事先塞给自己的纸条,登时眉心一蹙,看向赵禥的眼中涌现出一抹浓浓的狐疑之色。

  柳寻衣不着痕迹地将纸条于袖中缓缓展开,将信将疑地接过酒杯,同时朝纸条偷瞄一眼。

  简简单单两行娟秀小字,却令柳寻衣蜡白的脸色陡然一变,颤抖的双眸布满惊骇之意。

  “若罪有应得,则束手就擒。若含冤待雪,则挟我而逃。”

  “这……”

  难以置信地望着神情凝重的赵禥,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喜大悲的柳寻衣忽觉心乱如丝,脑中一片空白,半晌未能缓过神来。

  “柳寻衣,我知道你现在没心情喝酒,但……不要辜负我一番好意。”

  众目睽睽,赵禥不敢表现的太过张扬,却又怕柳寻衣意气用事,不肯听从自己的建议,故而心急如焚,一个劲儿地向他言语暗示。

  “小王爷待我……真是恩深似海……”

  柳寻衣眼神复杂地注视着焦急万分的赵禥,直至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赵禥刚才说的“走投无路”究竟是什么意思。

  领悟赵禥的良苦用心,柳寻衣的心中既感动又羞愧。毕竟,这已是赵禥第三次为他铤而走险。

  第一次,他帮柳寻衣给身陷皇宫的赵馨送信,虽被秦卫偷天换日,但赵禥的初衷却毋庸置疑。

  第二次,他帮秦卫引荐苏禾,也是为救天牢中的柳寻衣逃出生天。

  算上今天,柳寻衣已欠赵禥至少三次人情,更不必提赵禥曾无数次帮他和赵馨秘密幽会。

  若是以前,柳寻衣绝不会利用赵禥逃生,他极有可能束手就擒,以彰显自己的光明磊落,问心无愧。

  但今时不同往日,柳寻衣深邃而凝重的目光缓缓扫过荣王爷、钱大人、贾大人及一众朝廷大臣、乡绅富贾,透过他们或道貌岸然、或装腔作势、或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他终于在这一刻恍然大悟。

  今日之宴,分明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鸿门宴”。

  皇上处心积虑地一连颁布两道圣旨,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对柳寻衣先赏后罚,目的只是宣扬朝廷的大公无私,赏罚分明,借此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杀一个柳寻衣易如反掌,甚至不足为道。但杀一个劳苦功高的忠臣良将,却极有可能引来秦桧、岳飞的历史重演,尤其是大宋衰微至今时今日这步田地,朝廷早已经不起一丁点风浪。

  说穿了,今天这出大戏并不是做给柳寻衣看,而是做给天下人看。目的也不是坐实柳寻衣的罪名,而是让天下人相信柳寻衣是一个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伪忠臣,真奸佞。

  欲杀其人,先毁其名,再诬其行,后诛其心。

  今天发生在景云馆内的一切,以及钱大人对柳寻衣的种种诬陷,必将被在场之人,尤其是这些不明真相的民间乡绅添油加醋,大肆渲染。经他们口口相传,柳寻衣的“丑事”必将不胫而走,天下皆知。

  正所谓“众口铄金”,一旦流言四起,大多数人都会邪心作祟,将人性中的恶发挥的淋漓尽致,对柳寻衣的“丑事”津津乐道,甚至胡乱编排。至于真相如何?到时根本没人关心,亦不再重要。

  如此一来,朝廷杀柳寻衣就不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而是顺应民意,为国除害。

  柳寻衣一死,既能平息粮仓被抢的风波,又能保住朝廷的威严,还能替皇上出一口恶气,同时令西府与清风的合作更加紧密。一举四得,何乐而不为?

  此一节,荣王爷、钱大人、贾大人这些知晓前因后果的朝廷重臣皆心知肚明。只不过,他们之中有人在推波助澜,有人在明哲保身,有人虽心生惋惜,却也无可奈何。

  从始至终,柳寻衣的命运早已被他们安排妥当,他的升迁、被贬皆在精心算计之内,以至身陷囹圄仍浑然不察。

  此时再回忆秦卫昨日的种种表现,一切皆变得顺理成章。料想,秦卫八成知道今天这场“鸿门宴”的最终结局,因此才会提早和自己……含泪道别。

  心念及此,柳寻衣的心宛若被人用刀掏空一般,凄入肝脾,哀感顽艳,哭笑不得,万念俱灰。

  渐渐认清世道艰险,人心叵测,令柳寻衣痛彻心扉,亦令其大彻大悟。

  此刻,他不再对残忍而无情的现实抱有一丝希望和幻想,更不会奢望提刑司能替自己主持公道。

  历经今日之劫,柳寻衣甚至对自己二十几年深信不疑的“天理”、“道义”、“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产生怀疑。

  对于自己的命运,他从未有过今日这般笃定。如果他仍愚蠢地相信“王法”,一旦束手就擒,迎接他的绝不是沉冤昭雪,真相大白。而是暗无天日的地牢、令人发指的酷刑、极尽能事的羞辱,结局……必是死路一条。

  说不定,根本等不到提刑司逐级审判,只要柳寻衣踏出景云馆的大门,半路就会“暴毙而亡”。

  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含冤而死,永不翻身。

  毕竟,柳寻衣不可能每一次都运气好。上次入狱,因为秦卫、苏禾的联手相助方才逃过一死。这一次,秦卫的态度已不言而喻,柳寻衣在临安无权无势,举目无亲,再想绝处逢生只怕难如登天。

  因此,眼下摆在柳寻衣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听天由命,任人摆布,潦草终结自己可悲、可怜又可笑的一生。

  要么宁死不从,奋起抗争,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绝不能让卑鄙小人称心如意。

  毕竟,眼下能救他的人……只有他自己。

  柳寻衣从来都不怕死,却怕自己死的不明不白。更怕自己生时丹心碧血,赤胆忠肝,死后却被人扣上不仁不义,无父无君的帽子,稀里糊涂地留下万世骂名。

  然而,这些仍不是他的逆鳞。

  最令柳寻衣无法忍受的是,自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含羞忍辱地郁郁而终,可真正厚颜无耻,蒙面丧心的人却花团锦簇,逍遥自在。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岂能倒行逆施,颠倒黑白?岂能善无善报,恶无恶报?岂能好人枉死,坏人得逞?

  若真如此,即是泯灭人性,岂非真应那句“人善被人欺”的混账话?

  活在一个没有公义的世界已是万分不幸,如果任由那些贪财慕势,为虎作伥的人欺凌摆布,更是不幸中的不幸。

  逆来顺受,是对卑鄙最大的纵容、对善良最重的践踏、对自己最狠的羞辱。

  柳寻衣,从来都不是这种卑躬屈膝,趋炎附势的孬种,更不是那种贪生怕死,见风使舵的软骨头。

  ……

  
血蓑衣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xuesuiy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成了二周目BOSS快穿头号玩家萌妻十八岁渔人传说航空崛起都市之无限领悟系统不成名就回家继承亿万财产这个Alpha为何那样?苍龙赘婿宠妻请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