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阳关道记

引子 二

阳关道记 | 作者:穿鞋会长 | 更新时间:2020-09-22 11:28:1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神级龙卫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十方乾坤手术直播间
冥冥之中,老管家早料到是这般结果。

  可是他却并不死心,仿佛溺水的人儿要抓住那岸边最后一根稻草一般。他还是张嘴细问了下去:“这...真的不行?不知您还有何见教?还要不要给少爷开些汤药、上几幅贴膏?能不能......”

  有道是关心则乱,周管家原本是何等精明强干,府里所有人等姓名一个个记得精熟,长长的家宴菜谱一气报下去都不带打上一个磕绊,现在不过是跟大夫聊两句话,就变得吞吞吐吐、不知所措了。

  老郎中使劲捻了捻花白的胡子,沉默不语,只是摇头。

  “先生......”

  王郎中这才抬起头,连连摆手。“唉,无能为力啊!我行医二十年,疾症严重到能让我连药方都开不出来的,仅此一例。我的招牌算是砸了!您要我再给大少爷开点药,我要是真给您开了,没有什么用不说,反倒是讹了您府上的钱了,倒不如坦诚相告!依我看,您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医生神色甚是沮丧:“哎!多说无益,照之前的约定,我分文不取。这两个时辰,叨扰了!”说完,老郎中一抱拳,向外行去。

  “先生,请留步!”却是家主的声音。

  话音刚落,早就有一个小厮快步上前,双手捧着一张银票。兰丰山接过来,快步迎上前,也是双手递与郎中:“不管话如何说,先生既然来了,就断没有空着手再走的道理。我兰家早就放出风去:只要是正经大夫,愿来给犬子医治的,不管成与不成,报酬都有一份。先生是可以不要,可我们兰家却不能不给啊!”

  老郎中坚辞不受,又是一番你来我往的推脱。最后王郎中声称还是依照他师傅的嘱托,按照旧例只拿了一半的钱,一是为诚意,二是为歉意。

  “少爷的病,老夫束手无策,不能为大将军解忧,实在是心中有愧!银钱既然收了一半,那老夫不如留两句嘱托,也算不白受人钱财。少爷的病,是罕有恶疾,非药石所能医治,长此下去必然遗祸终身。为免此厄运,老夫留下一套操戏,先前已传与大少爷,所图之事,无非是化开病灶、舒经活络、强身健体,免得腿疾继续加重。此操戏若持之以恒,虽不能治愈腿疾,也必能让那坏死僵硬之处不至于向上蔓延,祸及躯干。将军一定要仔细看管少爷,让他每日习练此操戏,万不可半途而废。切记!切记!”

  “丰山谢先生赠言!”兰家家主一揖到底。

  王郎中也再不多说什么,只是还礼,然后平整好方巾,头也不回一下,径直向大宅门外行去。

  兰丰山也不伸手阻拦,只是略微闪身让开,目送着王郎中出门走远。周管家看得分明:家主明面上脸色平静,可那眼神却是不对--情绪骤然变化,那其中有着失望、愤怒、焦虑、不甘,隐隐竟然还有三分恨意!

  这又能怪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涵养再好的人怕是也要失态了!大把撒出重金,本以为能访到当世名医,可是郎中来了又走了,进门时踌躇满志,出门时垂头丧气,整整二十一个大夫,概莫能外!一个个还都冠冕堂皇,治不好病也要装模作样地谦虚一番、好言相劝一阵,推推责任,讲讲这病如何怪如何重如何难开药方,然后再留下个什么劳什子的“健体操”,几十张嘴都说能“控制病灶”,都叮嘱大少爷要“持之以恒”。可到了今天,内院上下但凡精明一点的人儿,都记得分明:二十来个郎中,光是章法不同的操戏,前前后后就已经留了七套!不到五岁的小少爷学来学去,照着葫芦都画不出瓢,没有一个能见效的!

  所有郎中都说着差不多的话,兰府的人听得也多了,耳朵自然就起茧子了。

  至于刚才这王郎中,看着诚恳,实则只是做了做无用功,摆摆那样子,五十两银票就轻飘飘到手了!

  “老爷,您为什么偏要给他那一百两银票?这江湖庸医满嘴废话,他就算是只拿了一半,也是空手套白狼啊!咱这不是往里面赔钱吗?!”这当口,除了周管家,绝对没人敢上来撩拨家主的虎须,触这个霉头!

  “我怎能瞧不出这厮废话连篇?可是咱们家的话先前也都放出去了,姓王的就算是极品庸医、废物点心,也是有正经营生的郎中,咱们没法不给!”将军憋着劲地绷住脸颊,拼命让自己不暴吼出来,可他神色变幻、阴晴不定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再说了,我等要是一气之下一毛不拔,阳关道的人会怎么说我兰家?怎么说我兰丰山?那其他两大家这次看咱们的笑话还不够多吗?家里二房三房看我的笑话还不够多吗?!”

  话音越来越大,怒意渐次升腾,院中诸人大气都不敢喘。

  正僵持着,一道纤弱的身影就从厢房佛堂里仓皇而出,几步挣脱了丫鬟的扶持,转眼即至门边:“望儿怎么样了?这回有结果了吗?大夫呢?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来人体量苗条,纤腰堪盈一握,一身长衽素色衣裙,裙摆曳地如流云浮空,青色鸳鸯碎花袄映衬着柳叶细眉、脉脉双眸和朱红檀唇,三千青丝盘于头顶,如云发髻以玉簪贯之。匆忙间,几绺黑发来不及打理,如山间细流飞泻而下,掠过双颊如凝脂。

  来者不是兰家大房女主人、大少爷生母武兰氏还能是谁!

  可从院中一干人等的面色来看,这一幕主母忧心忡忡追问结果、众人默默无言以对的话剧戏码,恐怕已经是多次上演了。这剧情已经排演的驾轻就熟,以至于主母都不用等丈夫或是其他下人们搭腔,光看众人面色就能知道结果不妙。

  “大夫走了?”

  众人点头。

  “又说不能治?”女主人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开始发颤。

  众人点头。

  “还是开不出药方?”女声颤抖得更厉害。

  众人继续点头。

  “除了操戏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声音带上哭腔,之前几次“排练”时此处应是没有哭腔的。

  这回众人却是摇头了。

  短暂的寂静。

  没有”演员“接话。

  这里的“剧本”也不是这么写的。原本到了这里,女主人应该要么焦急要么惶恐,急火火地就开始张罗着联系下一个郎中,而男主人则会站出来劝她冷静些。

  可这一回,女主人似乎是忘词了。

  一声尖叫,”话剧舞台“消失,一切又回到了阳城兰府前院。周围一干丫鬟老妈子们看到主母身子一软、昏倒在地,全都惊叫出声,就连兰丰山也刹那间没了主意。大家一起动手,搀扶的搀扶,捶背的捶背,掐人中的掐人中,灌水的灌水,一阵忙乱,好不热闹。

  看起来,这”剧“到底还是演砸了。
阳关道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yangguandao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世界之开局建设城市求求你当个正经法师吧洪荒签到亿万年,龙王跪求我出世神级奖励:从轰动警界开始我好像是天道的私生子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妖生不周山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灵笼:我的系统贾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