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阳关道记

第三章 师徒

阳关道记 | 作者:穿鞋会长 | 更新时间:2020-09-22 20:04: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神级龙卫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十方乾坤手术直播间
“小子,再给我讲讲,你是怎么看到我这包袱里有两把刀的?我这两把刀都细细包在衣物里面,任你眼力再好也看不出来!”王郎中的眼中此时充满了神秘的好奇感。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庙堂之上也摸爬滚打,成为宗师都有十年了,可是何时见过这样一个方寸间就能看出宇宙的人?更何况这还是个不到九岁的娃娃!

  “王先生,这个更容易。”兰望笑了,“您的刀是包在衣物里面,包的也非常妥帖,这没有错。可是如果让一堆软和东西裹着一个硬物,还不能让这硬物在包裹外露出轮廓,这包裹的结可就不好打了。您这里的衣服本来就没几件,如果强行用一般打包用的活结,一收紧就把衣物的布片压缩了,包在里面的刀刀身必然突出,想不露出来都难。您这个打的是四角结,其实是额外用了一条绳子把包袱皮的四角给松松地系上兜住了。这种打包的方法只有行伍中人要暗藏利器的时候才会使用,您如果真是个走街串巷做算命买卖的或者干脆就真的是个郎中,何必这样收拾自己的家什呢?”

  “嘿,小子,见多识广啊!”

  既然开始商业互吹了,那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的。兰望随口接道:“王先生高抬我了,不过是养病时看到家父包过几次,就记下了。”

  “原来如此啊。”

  兰望把两把短刀从包袱里拿了出来。这两把刀其实不能算“短”,长度大概介于匕首和刚才那童子用的短剑之间,还有黄铜制的护手,虽然看上去威力不大、也不很华丽,但是隐隐带着森森杀气;将刀鞘略拔,锋利无匹的刀刃就露出来,在朝阳下闪烁着寒芒。

  兰望拿好了这两把刀,恭恭敬敬地双手递还给郎中。

  戏演完了,该说正事了。

  “话说回来,小子刚才没有知会一声就径直坐下,还擅自动了您的行囊,语出不逊,冒犯了先生,还望先生恕罪!小子也绝不是信不过先生的人品,只是家父教导,不敢相忘!再加上我这次确实是有事要请教先生,急切之下不免言语无状,若是过些时日,小子一定单独给您赔罪!”刚才言语上的交锋过后,求人的态度还是必须摆出来的,兰望心想。

  王郎中也不生气,又是笑了起来:“呵呵,你做的都没错,我仔细回想起来刚才你也并没有哪里真的出言不逊,防范我也是为了遵循令尊的教诲,反倒是我们师徒二人听见你的问话却充耳不闻,失了礼数,你又何罪之有呢?又何必请罪?”

  兰望看王郎中的神情不似作伪,可是刚才这话他是越听越觉得语带讥刺、夹枪带棒。这好像还是在怨自己吧?

  还不等他细想,郎中的下一句话就解答了他的疑问,只听他话锋一转:“可是,你这上来就拿人包裹夺人武器,犯了江湖规矩,讲起话来虽滴水不漏却咄咄逼人,可也绝对算不上有求于人的态度啊...”

  “小子冒犯,请先生恕罪!”到了这个地步,软话是必须说了,硬着头皮也得撑住。

  “哈哈哈哈哈,看看把你吓的!”郎中又是大笑,不过这回没有了那种阴翳感,“我不怪你,像你小子这样有点锋芒也好,要不然这世道恶人太多,你这么个小不点连自己都护不住。你这次来肯定是为了那套冥想心法的剩余部分吧?”

  见对方一句话就点破了自己的来意,兰望也不再多言:“是,确实如此。”昨天王郎中传授给他的心法很明显是残缺的,口诀都经过拆分和重新拼凑,修炼方法也很粗略单一。就是为了进一步恢复自己的力量,兰望才到这里来找郎中要完整的心法。

  “你为什么要完整的冥想心法?”

  “为了拥有力量。”这回兰家大少可不敢再扯谎。

  “力量?什么力量?我修炼这心法也有五十年了,只知道它可以静气凝神,可从没听说过它有增进武道修为的功效!”

  “可是它的确能让我变强。”

  “怎么变强?别告诉我它能治愈你的腿疾!我也不诓你,你这双腿我是真的没办法,或许以后会有法子治,可是现在没有。”

  “不,先生,我不是说我的腿,我是说我的手。”兰望面容很严肃,王郎中看在眼里觉得他不像是在扯谎,“在修炼了您的心法之后,我的双手比以前更有力量了,能够只用两根手指就捏弯铁质的镊子。”

  实诚归实诚,一旦真的涉及到了穿越的事情,兰望讲话也必须得半真半假。你总不能跟人家说,我上辈子是个超级高手,修炼了您的心法就把前世用过的招数全捡起来了吧?真要是这么说,随便来个人都保管会把手探到兰望额头上看看他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王郎中的眼睛眯了起来。聊了这么长时间,兰望还是第一次从那深不见底的眼睛里读出了些许明显的狐疑。

  “证明给我看。”他顺手从装竹签的筒子里抽出一根木棒。这个木棒和筷子一样长,但是有成人小拇指粗细。

  兰望也不多言,接过木棒,如先前捏住镊子一样捏住木棒,轻使暗劲儿。“咔嚓”一声,木棒从中间应声而断。

  郎中和童子都是面无表情。

  但是转瞬,王郎中就再次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不错不错,所言不虚!我现在虽不知这冥想心法是否跟你的力量有直接关联,但是一个八岁的童子能如此轻易地捏断这根实心的柚木棍,恰恰说明了你确有不凡之处!很好很好!”

  “请问先生,在您看来,小子是否有资格得到完整心法的剩余部分?”兰望试探着问道。

  “其实你该关心的不是你有没有资格得到,而是应该想一想你有什么筹码与我交换。江湖规矩还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说呢,你该不会是想要空手套白狼吧?哈哈!”

  兰望微微一颔首:“先生欲求何人何物,但请言明,小子一定帮先生办到!”

  王道人一咧嘴:“你一个黄口小儿,能找什么人、能办成什么事啊?你还不如直说--是你爹爹能帮我办些事,不是你能帮我办些事!也罢,我知道你兰家家大业大,俨然是江北一方诸侯、阳关镇的一大地头蛇,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你们,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就麻烦你们替我办事消灾呢?我的条件,说来也简单。只要你能够答应,不仅剩余的部分心法可以给你,就算是再多传你几招武道绝技又如何啊?”

  旁边童子的眼睛又瞪大了:“师傅!您至今一招绝技都不传给弟子,这一张口就要教他几招?!”

  王郎中扭过头去笑骂道:“臭小子懂什么!我那是给你扎扎实实打基础,没有基础,再厉害的招式都是花架子!”

  名叫海子的童子再次气鼓鼓地嘟起了嘴,不说话了。

  兰望就这样看着这对师徒,脸上绷紧了,极力憋着笑。本来刚才谈话间建立起来的紧张气氛,被这师徒二人一冲,立马荡然无存了。

  “不知先生有何要求,试言之!”

  王郎中收敛笑容,定定地看着兰望的眼睛:“只要你答应拜我为师、做我的徒弟,心法就给你!”

  短暂的、大约五秒钟的死寂。

  海子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师傅,眼睛瞪得比刚才任何时候都大,嘴唇颤动着,可就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郎中和兰望则在沉默中继续互相对视。

  过了一会儿,兰望拱手作揖,迟疑着开口:“兰家子弟拜师,必须得知会长辈,我需要回去和家父商量...”

  “是你拜师还是你老爹拜师?既然来此求教,不如给句痛快话:你愿不愿意?”王郎中把脸一板。

  这叫什么事儿啊?!别人穿越过来都是王霸之气四溢、小弟纳头便拜,自己不指望有这等好运,可也不至于一开场就要反被别人招做小弟吧?这穿越者的脸还往哪里搁啊?兰望如此腹诽着。

  他的脾气是真的上来了,可是语气却异常平静:“小子敢问先生,若我拜师,先生能教我什么?”

  “武道、医道都可以啊!”

  “先生之医术,小子已然领教。可就是不知先生的武道修为是到了何种境界?既然要小子拜师,那总得让小子知道师尊的本事不是?”

  “你放肆!”海子叫了起来,“你的腿是真的难治,仅凭这一个案子就想质疑我师尊的医术?还有,你个小儿算什么东西?师尊有大神通,到了哪里都享尽礼遇,是何等尊贵之人,修为早已达到...”

  一只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孩子的嘴巴。王郎中用一只手捂着弟子的嘴巴,一只手拂了拂衣襟,一反常态和颜悦色地说:“好了,海子,不要再说了!”

  他转向兰望,又是咧嘴一笑:“好啊,好!有点意思!本座行走江湖多年,这是头一次碰到有人有胆量和气魄跟我讲条件!还是个这么小的小孩儿!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

  兰望注意到他更改了对自己的自称。

  他松开捂着海子嘴的手:“如果我没猜错,你父亲并不知道你来这里和我见面的事,你家里也几乎没有人知道。再进一步,令尊很可能都不知道一场大病已经让自己的儿子性情大变!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果真如此!这老郎中在监视自己、监视兰家,而且已经盯了好久了!

  内心震惊,兰望面色却不变:“的确如先生所言。敢问先生,这与先生的武道功力和修为有何关联?”

  王郎中轻抚下颌,微微一笑:“嗯,很好,这就对了。这跟我的武道修为当然有关联,就是因为你的父亲不知道你来此,你过一会儿才能有机会亲眼见识一下我的功力。小子,拭目以待吧!”

  “这...先生,此话怎讲?”兰望一时间也没有跟上这个神秘人的脑回路。

  “别急啊,小子,且听我慢慢跟你分说。你不是自诩火眼金睛吗?那本座就再考考你。你看看这广场四周的人和物,有发现任何异样之处吗?”

  兰望略一沉吟:“这四周的房舍和酒楼倒是并无不妥,就是这人...有一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王郎中身体略微前倾,追问道。

  “您看那墙边的乞丐。虽然他衣衫褴褛、肮脏不堪,可请问您见过哪个常年光着脚走街串巷四处行乞的叫花子,脚底下那么细腻、一点老茧都没有?反倒是手上虎口、指尖和掌缘有厚厚的茧子,一看就是长期持兵刃习武之人;那街边茶棚的小二也是个糊涂蛋,摊子上右手边第三壶水都烧开了四遍了,可是他就是不动那壶水,只用其他几壶。如果他真是个常年忙碌跑腿伺候客人的,断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街角那个货郎也有问题,这大早上刚出来做生意,可他的推车却是空的,啥也没装!对了,还有那边的青楼:您行走江湖也有不少年头了,可曾见过有哪家妓院鸨儿比姐儿还年轻、还俏丽、还花枝招展的?又有哪个鸨儿会起的比姐儿早,一大早还先一步出来卸妆的?这明显不合常理。”

  海子是目瞪口呆,王郎中哈哈大笑:“这小子,年纪不大,懂的倒挺多!秦楼楚馆你都进去逛过?说的不错,不错!”

  “先生,我已经说出了我打一眼看出的所有破绽,就是不知道这些与先生的功力有何关联?”

  “哼哼,傻小子,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王郎中这回又换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整个阳关镇江北一带全是你兰家的地盘,没有你们的允许,谁能在店小二、歌妓、叫花子和货郎当中都临时安插上耳目?在你兰氏的地界上能做到如此无孔不入,那不是你们兰家自己人还能是什么人?!难不成,阳关镇其他两家的手伸的这样长,搞得兰家人连这江北的街面儿都已经管不了了?”

  兰望一时默然。他早在刚才到达大槐树下广场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些“便衣特务”了,也一直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只是暂时还没发现他们有什么异常,所以自己也就没有跟着轻举妄动。不过,他是真的来不及细细想到一种可能--这些“特务”就是兰家自己人,很可能是便宜老爹派出来的。

  “所以说嘛,我说你这个娃娃还是嫩了点。如果你老爹对于你来找我的事情丝毫不知情,那这些乔装打扮的武人就绝对不是为了保护你的,而是为了找别人麻烦的。”王郎中双眼微眯,“本座习武也有数十年了,从这些人的步法和站位上怎么看不出--他们是冲着我和我徒儿来的?”

  旁边本来已经消气儿了的海子一听这话,立马又怒发冲冠:“竖子!你要不到心法,难道还想明抢不成?!”

  还不等兰望自我分辩,郎中就摆了摆手示意:“海子,不可造次!我刚才都说了,兰少爷的父亲不知道兰少爷来此。既然这样,那兰少爷事先自然也不可能知道这里有埋伏!”

  兰家少爷在心底苦笑:这一师一徒真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啊!

  “请问先生为什么这样认为?小子大惑不解,不知道我兰家有何动机来寻先生的晦气?”兰望嘴上接道。

  “小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郎中继续倚老卖老,虽然他其实并不老,“我昨天上兰家诊病,不出意料的话,兰家所有人都只当我是个江湖骗子。虽然碍于面子给了半数诊金,可是江北兰家如此强横,他们的便宜哪里有那么好占!明面上给了你,暗地里不会讨回来吗?更何况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这些武人,怕就是回来讨要那五十两银子的!不光是我,昨天在我之前入兰府的其他几个江湖游医怕是一个都跑不了。”

  他叹息一声:“哎,这江滩棚屋边怕是又要多出几个瘸腿少脚的可怜人了,涣水之上搞不好还要多出几具浮尸呢!”

  饶是兰望一向镇定自若,这一下也有些慌了。寻常的危险他根本不怕,可是这回不一样。不偏不倚地在自己来求人的当口上,自己家人却要对自己要求着办事的人下手!摊上这种事情,换了谁都会不知所措。

  王郎中盯了兰望一会儿,察觉到他表情虽不变,可是面色愈发地白了,便又是一阵嘲讽:“呵呵呵,你小子也会害怕?刚才和本座逞口舌之利不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吗?”

  又是笑声过后,郎中才娓娓道来:“看把你小子吓的!本座敢在这里与你分教这些,就是不怕他们。只要他们敢来,你小子就能亲眼见识一下本座的武道功夫了!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那老爹,要不是他在被蒙在鼓里的情况下派出这些人来向我追缴银子,我还没有机会露一手呢!这回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问你令尊知不知情了吧?”

  兰望默然。事已至此,还有什么话好说?

  “先生神算,小子佩服。”他拱手行礼。
阳关道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yangguandao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世界之开局建设城市求求你当个正经法师吧洪荒签到亿万年,龙王跪求我出世神级奖励:从轰动警界开始我好像是天道的私生子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妖生不周山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灵笼:我的系统贾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