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阳关道记

第八章 认识新世界

阳关道记 | 作者:穿鞋会长 | 更新时间:2020-09-23 05:59:0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神级龙卫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十方乾坤手术直播间
某种意义上讲,王郎中和兰望之间的师徒关系或多或少是象征性的—堂堂大令朝的护国公当然不会为了教导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儿而在阳关镇这个边陲之地常住下来。这就意味着,风云大师是不可能手把手地教兰望武道功夫的。

  不过岚风云为此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兰望这小子可是肉身武魂,我往常教导弟子的方法用在这种神童身上完全没有效果。我会把我毕生所学和对应的修炼之法悉数传给兰望,修行之事,就只能靠他自己了!由于他的天赋太高,如果我像训导海子那样教导他,反而会埋没了他。”

  合着这真的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

  “说的容易,你怎么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我?难不成还要在我大脑上插一个usb?”兰望想道。

  “这是一块玉简。只要你把它握在手中,然后按照冥想心法进入冥想,你自然就会领悟各种功法招式的玄妙之处。”岚风云对兰望说。

  “我的天,难不成真是个u盘?”穿越者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是个类似《魔戒》里的那种奇幻世界,只不过这个奇幻世界是“中国版”的。

  “记住,你的修炼必须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切不可借助外力!若是随意服用丹药或是修炼偏门功法,不仅不会对修行有所助益,危害自身,甚至引起反噬!切记,切记!”

  有那么一瞬间,兰望觉得自己在看某个修仙游戏的过场动画。

  “敢问风云大师,您的功法归属于何种门派?”长久的沉默之后,兰望终于张嘴提问了。就算自己真的来到了一个修仙世界,那也得搞清楚自己是哪个宗门派别的吧?

  岚风云闻听此言,哈哈大笑:“小子,懂的不少嘛!你难道不知道‘万宗归一’这种说法吗?”

  “小子孤陋寡闻,未曾听闻。”

  “天下武学,万变不离其宗。若是修为足够精进,境界足够高深,那么归于哪个宗门,又有何意义?”岚风云再次露出了他那种非常欠揍的笑容。

  “师尊的意思是,只要修为足够高,就大可以超然于门派之上;只要对武道的理解足够深,那么天下武学也自然就没有类别之分了?”

  “哈哈哈,我岚风云果然没看错人,一点就通啊!你才刚刚踏入武道的门槛,就悟出了许多武者终其一生都不得要领的至理,可喜可贺啊!”

  “谢师尊指点,弟子必然竭尽全力!”穿越者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慢慢入戏了。

  “何必言谢?能得肉身武魂为徒,老夫此生无憾!下面的路,就得靠你自己一步步摸索前行了。老夫此生也有七十余岁的阳寿了,还尚未见过一位武魂下凡,更不知道肉身武魂该如何修炼武道。徒儿啊,你的面前没有先人的经验可用,你必须自己趟出一条路来!”

  “徒儿必不辱师尊之命!”

  “为师和海子在离开阳关镇之前,会帮你办成一件事。你的双腿或许无法医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无法走路。为师知道有一种办法,不仅可以让你重新站立起来走路,还能让你在武道修为上如虎添翼。三日之后我就会离开阳关镇,到了那时你就会知道这是何种办法了!”

  “等过些时日,我再来到阳关镇时,你会经历一次考察。如果你过关了,那就意味着你出师了。”

  这天晚上兰望很早就去睡了,而岚风云在会客室里和兰丰山武兰氏夫妇谈到很晚才飘然离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穿越者的日子就此恢复了平静,毕竟生活就像是一阵阵海浪,有波澜四起的时候,就必定会有风平浪静的时候。经历了穿越之后第一次惊险时刻,兰望越发觉得眼前这种闲适安宁的日子有多么可贵—同时他也意识到,这种安宁的日子也暗藏着危险。

  有人想要他的命。

  而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以及为什么这个人想要他死。

  他必须想尽办法知道。

  昨天夜里自己的师父和自己的便宜父母谈了些什么,兰望不得而知。王郎中有没有向自己的双亲说出他的判断—有人要对兰望不利—兰大少爷也不清楚。

  我们的穿越客必须自己去搞清楚,搞清楚一切。

  今天早晨,兰望仍然是按照自己在当兵时的习惯早早起床了。兰家的人们似乎都很不适应兰望的这种转变—要知道,在昨天的事情发生之前,兰望这个八岁小孩是一定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

  不过兰丰山和武兰氏很快就适应了自己儿子新的生活节奏。

  兰丰山当面答应兰望:他绝不会干涉兰望的修行。如何修炼武道功法,全在兰望自己。至于修炼可能需要的材料等等,他会尽力提供给自己的儿子。

  但是,便宜老爸也宣布:最近一段时间兰望不能出门了。栓子的确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情挨打,不过兰望制定的考察阳关镇的计划也要暂时搁置了。

  “看来我的师父是把一切都跟老爹说了,便宜老爹为了保护我才这样安排。”

  不过穿越者转念一想:自己这一世的父亲几乎半生戎马,就昨天那种情况,即使没有人知会他,他也能意识到有人要对兰家长房、对兰望下手。

  “望儿,昨日风云大师在离去之前与为父和你母亲长谈了一番。”便宜老爸看起来一大早上还想要嘱咐兰望几句,“大师叮嘱我等:不必再把你当作小孩儿看待。既然如此,有些话为父不妨就对你说了。”

  “你也能看出来,有人想要对我兰家不利,想要对我兰家长房不利。”

  来了,兰望心想。

  “为父和你母亲现在也知道你天赋异禀,着实异于常人,可是你要记住:你现在修炼武道,不是为了光宗耀祖,更不是为了行侠仗义,而是为了在关键时刻有能够自保的手段!”

  “为父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如大师所说的那样,是武魂下凡,为父也并不关心。为父唯一在乎的是:你能像这阳关镇、乃至这全天下千千万万个普通的孩童一样成长、成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为父这样说并不是把你当成了真正的四岁小孩儿。只是你的心智虽然成熟,可是对于武者来讲,躯体的缺陷远远不是精神和意念的强大所能弥补的,你的身体无可争议的是个四岁幼儿的身体!你在修炼的过程中要时时牢记:脚踏实地,戒骄戒躁,切勿急于求成。”

  “风云大师是何等人物,你现在或许并不明了。可是你要记住:大师慧眼识才,信重你、欣赏你,才会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千万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

  “修行之事,为父也帮不上你什么,不过你若是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兰家虽然不是皇亲国戚,可给一年轻子弟大展拳脚的空间和底蕴还是有的!”

  “孩儿谢过父亲,必不教父亲失望!”兰望假模假样地一抱拳。

  说句实在话,穿越者觉得自己的老爸比想象中要好说话的多。虽然有一点武人的暴脾气,可是一到关键处,还是很和善很讲理的。

  我们的兰大少爷不抓住这个时机赶紧提要求,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父亲,孩儿想开一间医馆!”

  在贵阳街和邻近的江宁街交叉的地方,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铺面拉开了铺板。几个小厮在里面四处洒扫、安放家具,一个写着“医”字的大旗在晨风中冉冉升起。与此同时,一块和小铺面一样不起眼的牌匾也被挂了起来,上面写着:

  “兰氏医馆”

  兰望在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很是和父母磨了一番嘴皮。父亲大人差点因为儿子违背了自己的要求—最近不要离开兰家大宅—而又发一通火,母亲大人差点以为自己的宝贝儿子得了失心疯。不过在兰望说出自己要开医馆的缘由之后,父亲和母亲都勉强答应了。

  兰望说:“风云大师传给我的绝学中不仅有武道功法,更有医术。玉简里写的很明白:武道医道,本为一体;武道杀人,医道渡人。既然风云大师要我学得一身本事,那这医道之术自然也不能荒废了!”

  “我的孩儿啊,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八岁小孩在医馆里坐堂,会有人来看病吗?娘亲和你父亲知道你器宇不凡,可别人不知道啊!”武兰氏满脸忧虑地劝解道。

  “望儿,一个郎中从学徒做起,没有十数年的苦功根本就不能出师,你昨夜才刚得了风云大师的传授,医术药方君臣佐使尚未烂熟于心,现在就要开医馆当大夫,那与谋财害命又有何异?!”兰丰山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父亲、母亲,你们信不过孩儿,难道还信不过风云大师的医术吗?遇上疑难杂症,即使孩儿不能保证药到病除,也断不致于害人性命吧?”兰望辩解道。

  “昨日刚有人要杀你,你今日就又要抛头露面?你就真不怕杀手上门?”兰丰山已经是极力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了。

  “孩儿当然知道这其中凶险,可是修炼武道之人,难道能一辈子停留于双亲的羽翼庇护之下吗?”

  。。。。。。

  又是好一番磨嘴皮拉锯战,一家三口才终于达成了妥协。

  兰望可以出门开医馆,但是绝不能离开贵阳街。医馆也不要开的太显眼,就开在贵阳街和江宁街交界的地方就可以;铺面也不要太大,只要比一般的杂货铺大一些就好了。兰望在白日里可以去那里坐堂,但是在太阳下山前一个时辰就必须在家仆的护送下回到兰家大宅。最最重要的是:武道的修炼和基本的蒙学功课绝不能落下!

  兰家虽然还没有达到富可敌国的境界,但是在江北市面上的产业也是多如牛毛,在某个地方找一间现成的小铺面几乎是易如反掌。兰家大宅这里刚刚说定,新的医馆就已经开始打理铺面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兰望让栓子背着自己来到了这个崭新的“迷你医馆”。

  “嚯,兰家不愧是江北的地头蛇啊,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就把医馆给收拾出来了?”穿越者在栓子的背上感叹着。

  说句实在话,这个医馆面积真的不大,前厅也就将将赶得上前世那种街边的小卖部,后面倒是有一处院子,还有三间卧房,但面积也都不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种原本为了做小买卖而设计的前店后家的布局意味着铺子里的各种设施都很齐备,一切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最最重要的是:兰家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弄来了医疗器械!常用的几十味药材,针灸用的银针、艾叶,煎药用的瓷锅。。。林林总总,摆满了前厅的角落。

  “看来我能省去很多事情了,直接开张就行了!”

  早在昨天晚上,兰望就已经通过冥想,把玉简里有关医术的部分学完了—这就好像前世人们打趣时说的“睡眠复习法”,只要冥想一阵或者是睡一觉,知识就自己跑到大脑里了。穿越者由此更加坚信:自己来的是个魔幻世界!

  于是乎,第二天,无论是贵阳街上的达官显贵还是江宁街上的升斗小民,就不约而同地发现街角不声不响地新开张了一家医馆,招牌还起的很响亮:“兰氏医馆”!这兰氏医馆刚开张,只有一个大夫,而这个大夫却不姓兰,而姓陈。

  陈峰亮是我们穿越者的化名。我们小陈大夫的一天是颇为闲适的:睡到自然醒,在仆役的服侍下吃过早饭,然后由栓子背着到医馆去坐堂。没有病人来的时候,兰望就继续进入冥想状态,修炼武道;等一天的修炼完成了,往往还没到中午,兰大少爷就开始温习医书或是看看其他各类杂书,了解一下自己所处的世界。吃过家里送来的午饭之后小睡一会儿,再看一会儿书、练一会儿毛笔字,也就差不多该打道回府了。

  如果是一般人或许会说兰望的父母真是心大,敢这样养孩子—可兰望真心觉得自己的便宜父母不是一般人。若是寻常的夫妻,遇到这样大的变故、看到自己的孩子出现这样大的变化,不是大惊失色就是欣喜若狂,哪怕情绪上再克制,也会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来接受、适应。可是自己的父母不同:他们在了解了兰望的状况之后,几乎是立刻就适应了自己儿子所面临的新情况,快速地进入了新的父母角色,放手让孩子自己去闯、去大展拳脚。这种心态、观念和教育方式,哪怕是在前世都是相当少见的。

  “或许他们只是看在岚风云的面子上才让我这么胡搞?又或者是武将世家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磨练自己的男性子弟?”

  不过兰望只是想想,对于这些也都是无所谓的。

  他和自己的便宜爸妈软磨硬泡着出来开医馆是有原因的。作为一个老佣兵,兰望知道若是想获得信息,窝在一方天地里面肯定不是办法。他必须找到一种可以合理合法而又相对安全的接触社会的渠道。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动身出发考察整个阳关镇显然是不现实的。就他现在手头所拥有的资源来看,想要打听消息,当医生是最好的选择。医生这个职业或许不是特别容易引人注意,但是他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机会接触,毕竟人吃五谷杂粮,哪儿有不生病的?通过这种方式,穿越者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他所处的世界,了解这个社会的基本情况、人们的生活状态以及科技发展的程度,等等等等。最重要的是:兰望可以借此机会初步构建自己的人际关系网,借此捕捉各种各样于己有利的资源—病人嘛,即便付了诊金,情感上也总是要欠当大夫的一点人情的。有了人情,就能拉关系,拉了关系就好办事,事情都能办成了,穿越者还愁不能融入这个新世界吗?

  起初的几天,医馆前基本上没有什么病人。兰望也是在馆里坐了三天堂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医馆地段似乎不是很好。贵阳街住的都是有钱有权的人,他们看病自然不会来兰望这个比路边摊好不到哪里去的迷你医馆;而邻近的江宁街上除了几户买卖人,剩下的大多是贫苦人家,基本都是做给人跑腿或是扛苦力活的营生。这些人家有人生了病,根本没钱去看大夫,有心的或许去药铺或是善堂的门口要一碗免费的枯草茶喝,权当清热去火,不长心的干脆就放任病人自生自灭。夹在这样处于社会两极的两群潜在客户中间,兰氏医馆的处境之尴尬可想而知。

  不过我们的穿越客还是不在乎。他现在只是一个不到九岁的小孩儿,他有的是时间制定有关未来的计划。于是,他还是每天上班坐堂,修炼完武道功法就坐下来看书,丝毫都不在意有没有人来他的医馆看病。

  除去一些给幼儿看的蒙学典籍(兰望的父母都知道兰望已经不需要再看这个了,可他们还是象征性地拿给了兰望),兰望把最多的时间都花在了一本叫做《九族杂记》的书上。这是一本现世实录,书里的文字将这个世界称为“天州”,又把这天下生灵分为九族,除去人族之外,分别是灵族、蛮族、土族、水族、魂族、鬼族、天柱族和地魄族。这九族共有天州之地,在数个纪元的时间当中既共存共荣,也会相斗相争。兰望读了许久,大致理出了一些头绪:人族大致占据了天州的中心,也就是最为富庶的一片区域;灵族和蛮族是最接近人族的种族,他们的外表大体上和人类无异,但是灵族人皮肤白皙、身材修长,且寿命极其绵长,有些灵族长老甚至有着七八百年甚至千年以上的寿命;蛮族人的体格虽然也类似人类,但是他们身强力壮、体格魁伟,不论男女身躯都比同龄的人类要大上一圈。这些蛮族骁勇善战,尤善骑射,纪元最初的时候以游牧和渔猎为生,后来凭借一身蛮力和悍不畏死的血性一路南征,在天州大陆上占据了一席之地,而后也仿照人族的样式立皇帝、开朝廷,在北方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之前栓子讲给兰望的故事中所提到的“北虏”,其实就是指蛮族。

  “原来这大令朝是被蛮族野猪皮给赶到南方来的!”兰望恍然大悟。

  书中说的土族,实际上是指矮人族。这些矮人往往身高还没有成年人类的一半高,大多生活在山岭和丘陵的洞穴中。由于他们善于掘土开矿,故而被称作土族;水族则是生活在大海中的鲛人,族人大多是人身鱼尾。他们在纪元初开以来就一直生活在水中,善于驾驭各种海洋生物;魂族,顾名思义,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种族,他们的族人都如同幽灵一般没有实质的躯体,只能在空中飘浮,不过修为功力较深厚的魂族可以凝聚出实质的躯体;鬼族人并不真的是鬼魂,而是因为他们皮肤铁青、蓬头散发、青面獠牙,状如恶鬼,才被人们惧称为鬼族。这些鬼族在战场上是令人生畏的敌人,但是他们的本性却并不好战;天柱族实际上是巨人族,这些天柱族人高可达一个成年男人身高的三至四倍,体型硕大无比,走路时的震动号称能撼动山岳,但是文明相对落后,还生活在部落阶段;地魄族实际上也能算矮人族—他们的身高介于人类和土族人之间。地魄族人善于农耕、勤劳友好,在天州九族中是最与世无争的一族。

  “呵呵,难不成这地魄族是霍比特人?”兰望哑然失笑。

  在这本书的最后,附有一张绘制非常粗糙的天州全图。兰望一看这张图就知道:这里不是武汉、不是中国,甚至不是地球!

  涣水入大江的地方确实很像长江入汉江,但是全图上显示的大江的流向和轨迹与原位面的长江完全不沾边;而如果这本书上的天州大陆的形状和海岸线的走向也不与原来世界任何一块大陆有丝毫的重合。

  “得,来到异世界了!而且还真是个奇幻世界!”兰望一边读书一边一耸肩。

  入夜,兰丰山走进兰家内宅的正房。

  妻子已经在房里等候多时了。武兰氏看到丈夫回来,便走上前去,温柔地帮丈夫解开穿在外面的长袍:“孩子他爹,今天又到哪里去劳碌了?”

  兰丰山笑了笑,顺从地让妻子帮自己宽衣解带:“倒也没有多忙碌,就是驻军营那边点个卯、督导一下操练,再去将军行辕处理一下公文,一天也就这么恍恍惚惚过去了。”

  妻子一边去床边取来早已经热好的水,烫了毛巾给丈夫擦脸:“你这一阵子不妨多顾及一下望儿。这小子好像大病过后反而开窍了,可是我这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

  “怎么?你担心有人对他不利?”

  “不,这我反倒不担心,咱们兰家长房护住自己儿子的本事还是有的,而且我也信的过你。”武兰氏试了试毛巾的温度,然后就开始给自己的丈夫擦拭脸颊,“我还是担心望儿会树大招风!你说,要是他一直庸庸碌碌,虽然长成之后可能一事无成,可是至少不会惹来灾祸!像他这样原本默默无闻、一朝锋芒毕露,少不得会招来别有用心之人的算计!都说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我是真的担心啊!”

  兰丰山转过头来望向妻子,满眼温存:“可你也不是没有听到这小子说的话—孩子怎么可能永远停留在双亲羽翼的庇护之下?他生在兰家、长在阳关镇,就注定了他在之后的人生中必然会面对这世间的各种肮脏龌龊。你我夫妻能护得了他一时,护得了他一世吗?”

  “可是夫君,我总觉得,风云大师说望儿是肉身武魂,其实不是件多好的事情。你看看有史以来那些肉身武魂,有哪一个得了善终的?天欲取之必先予之,有惊才绝艳的天赋反而会招来。。。”

  “我懂你的意思了,不用说了,不吉利。”兰丰山罕有地在谈话中打断了妻子。

  “望儿到底是不是武魂下凡,我兰丰山不知道,也不在乎。我现在关心的是:我能不能把这家主的位置安安稳稳地交到他手里!”

  “可这家主之位到底有什么好的?!你坐在这个位置上,顶住了多少压力,扛住了多少讥嘲冷眼,打掉了多少明枪暗箭!丰山,我是真的感觉累了,我们承受过的一切,我不想我们的儿子也要跟着一起承受!”

  “永璇啊,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懂你,”镇北边将军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望儿若是不去争这家主之位,那些躲藏在暗中的宵小就不会向他发难吗?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就不会算计他了吗?对于他,有些事情是躲不过去的,谁让他生在了兰家,成了你我二人的至亲骨肉!与其如此,倒不如迎难而上,争得了家主之位,也算是多了一张护身符!”

  武兰氏还想说什么,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哎,但愿老天能保佑望儿。。。”

  夜深了。

  兰丰山在确认身边的妻子已经沉沉睡去之后,和衣起床,来到正房门外。

  一个黑影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昏黄的灯光下,兰丰山并不多言,只是简短地发问:“查清楚了么?”

  “回将军,尸首都查清楚了,一共四具,三男一女,全是江湖上挂了号的亡命徒。断手的那个体内查出了蛊虫,对方就是用这一手来来杀人灭口、做到死无对证的。”

  “幕后主使是谁?”

  黑衣人顿了一下:“经卑职查明,这四个杀手都是蛊毒宗的人。他们很早就派出了这四个人混进了将军属下的暗探队伍,一直在等待时机下手。这几个人全是武尊级别的大能,一般的武者在他们手里绝对撑不过三个回合。这回也多亏风云大师出手,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蛊毒宗虽然声名狼藉,可是与我阳关镇一向是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取望儿的性命?”

  “蛊毒宗必然不是始作俑者,再去查!”

  “卑职明白!还有,这回放了这四个杀手进了暗探队伍,分管暗探的千夫长如何处置?”

  “兰丰山沉默了一会儿:“留着他,继续观察,看他是否有什么异动。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以渎职的罪名打五十军棍、插标游营示众吧!”

  “卑职谨遵钧令!”

  “还有,彻查暗探队伍,一切可疑人等全部拘押盘问,若坐实内奸身份,不必请示,就地处决,首级号令全军!”

  “是!”

  黑衣人转身,身影迅速隐入阳关镇暗夜的漆黑中。
阳关道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yangguandao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世界之开局建设城市求求你当个正经法师吧洪荒签到亿万年,龙王跪求我出世神级奖励:从轰动警界开始我好像是天道的私生子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妖生不周山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灵笼:我的系统贾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