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阳关道记

第十章 这是风湿病

阳关道记 | 作者:穿鞋会长 | 更新时间:2020-09-23 13:40:3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神级龙卫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十方乾坤手术直播间
一切的转机是在兰望十岁生日过了十天之后发生的。

  这天上午,兰望还是像往常那样在医馆里“坐堂”。一年过去了,兰望是武也练的差不多了,医书也基本上全看完了。所以现在他每天修炼完在百无聊赖中干的事情,就是绘制武器图纸。

  他什么武器都画,只要是见过的、摸过的、用过的武器,老雇佣兵都会花一番功夫仔细研究一下他的内部结构和工作原理。在他的经验里,这样细致入微的研究比单纯的记忆某种武器的性能和操作规范更加有助于他快速的熟悉这种武器。时间一长,见的武器多了,画出来的图也和机械专业的制图师相差无几了。

  这个习惯看似繁琐、多余,但是它在战场上救过兰望的命。

  一周多来,兰望已经把大到迫击炮、小到左轮枪,近到米尼米、远到褐贝斯的各种武器画了个遍,稿纸在手边堆起了厚厚一摞。画图自然是不能用毛笔的,所以我们的穿越者就用削尖了的炭棒代替。

  虽然兰望知道这些武器中的绝大多数在本位面都造不出来—甚至可能永远都造不出来—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先画出来再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兰大少爷边画边对自己说。他之所以要跑到医馆来画图纸,是为了保密。这些稿纸可不能让人给看了去,真要泄密了就麻烦了,把制图场所换成医馆相对比较安全一些,至少兰望不用防着爸妈或是某个小厮突然闯进他的房间。

  就在穿越者正勾画12磅拿破仑炮的药室轮廓的时候,门板被人敲响了三下。

  “今日歇业,概不施药!”兰望头都不抬。这肯定就是某个来看热闹的傻帽。“按理说不应该啊,我那天把那两个小混混儿打成那副鸟样,连他们的主子都不敢来找我的麻烦,别人早就吓得跑光了,怎么还有来看新鲜的?”兰望腹诽着。

  “这娃娃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啊!”门口传来一个苍老却又阴阳怪气的声音。“老夫。。。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头一次听说医馆儿。。。还会歇业,上门的病患。。。还不收治的!”

  果然是来找茬儿的,兰望心里腻味透了。他还是不抬头:“此处医馆是我所开,关门歇业又不犯王法,不知这位老人家何出此言?你若只是来看个热闹图个新鲜的,您还是请回吧,恕不远送!”

  “这位小郎中,我等真不是来寻开心的,家父确得了急症!”另一个相对年轻一点的声音响了起来,话语里满是急切。

  什么?难不成真的是病患?

  我这兰氏医馆开张一年多,才来了第一个顾客?

  兰望赶忙抬起头,同时下意识地把画好的手稿都收进了抽屉里。来者是一个老人和一个青年人,都是一身这个位面读书人才穿的长衫。年轻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一表人才;老人虽然上了些年纪,可面目冷峻刚毅,双眼仿佛能看透人心,一望便知是个不好得罪的大人物。

  不过,这老人的情况似乎真的不是太好:他微微佝偻着身子,双腿发颤,面色惨白,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打湿了长衫的袖口。

  看得出来,他在保持矜持和沉稳的同时,也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都到了这个时候,兰望也顾不上去分辨这一老一少是真看病假看病了。老人很快被扶进了堂屋,在一张专为急症患者准备的躺椅上躺下。

  “小郎中,我父亲的骨痛症又发作了!”年轻人额头上出的汗不比老人头上出的汗少,“今年年初的时候还只是腿部隐隐作痛,父亲以为只是走路多了累着了,可是之后疼痛不但不减退,反而日益加重!到后来竟是除了头、双手和双脚之外全身都疼!请了好多大夫,用了好多名贵药材,就是一点都不见好!每次发作就是这样疼痛难忍!小郎中,帮帮我父亲吧,哪怕给他开一剂镇痛的方子也好啊!”

  “这位公子,莫要惊慌急躁,待我问老人家几个问题。”

  “我父亲都疼成这样了,你还要问问题?!”病患家属的脾气似乎是上来了,眼看一场医患冲突就要爆发。

  “。。。剑阁,不可造次!我。。。等是有求于人,你。。。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躺椅上的老人突然开口了。这句话几乎是老头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兰望这时候也意识到为什么老人刚一开口说话时不仅阴阳怪气,还大喘气,原来都是疼的!

  年轻人虽然依旧焦急,可是却不再开口说话了。

  “老人家,你的疼痛是在皮、在肉还是在骨?”

  “在骨!感觉。。。周身的骨头都疼。。。痛入。。。骨髓!”老人的症状似乎是加剧了。

  兰望仔细地按揉了老人的手臂和小腿,又快速地切了脉,心里已经明了了八九分。

  “我先给老人家施针止痛。”

  取出柜子里的银针,找准穴位,手运巧劲,纤细而柔韧的针就灵巧而毫无阻滞地钻入了穴位当中,刺入大约三分深。刚刚刺入七根针,效果就显现了出来—老人不再气喘,呼吸平稳了下来,脸色也不再惨白了。

  “老人家,感觉好些了吗?”兰望关切地问道。

  “好多了,不疼了!”病患一下子就恢复了精神。

  “好的老爷子,这只是给你止痛,是治标;接下来就要治本了。”说着,兰望连毛笔都不拿,直接就用炭笔在草纸上龙飞凤舞地开出了两张方子,一张煎服,一张外用药浴。

  儿子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父亲,您不疼了?”

  “这小郎中真是妙手啊,前面几个大夫也都给我施过针,疗效远不如这小郎中的手笔,只能略微缓解阵痛;这个小郎中七根银针,为父身上的阵痛就戛然而止了!不错不错!”

  那是当然!兰望在心里说着。要是风云大师的真传治不了这么简单的病,那人家也就不会是护国公了!

  年轻人紧接着接过药方:“大夫,请问家父到底得的是。。。”

  他还没有问完“得的什么病”,眼睛就瞪大了:“这内服药不是治疗风湿病的方子吗?”

  “没错。老人家得的就是风湿。”

  “这怎么可能?!小郎中你不会是弄错了吧?风湿病顶多就是一两处关节会发寒疼痛,怎么可能全身上下的骨头都疼?”兰望知道要不是因为自己的一手玄妙针法,这小子可能又要跟自己翻脸。

  “这位公子,晚辈绝没有误诊。”兰望耐心地解释道,“老人家得的的确是风湿,但是症候有些特殊,病灶并不局限于一两处关节,而是全身。我在一般的风湿用内服药中又多加了一味佐药和一味药引,每日早晚各煎服一次;同时再开出一副药浴方子,每三日洗一次,每次半个时辰,连洗十次。就这样内外两相配合,一月后必然根治!”

  说着,穿越者把药方交给了年轻人。

  “拿着这两张方子,去山河街上的丁家药铺,那里出的药成色最好。治风湿病的内服药本没什么罕见的,但是药浴方子中有一副药只有丁家药店才会出售。”

  “这位郎中,大恩不言谢!诊金您说一个数,老夫一定拿出来!”仍然躺在躺椅上的老头非得挣扎着起身给兰望道谢,“剑阁,还不快回家去取钱!”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说了声“谨遵父命”,然后转头就要离去。

  兰望出声制止:“老人家、这位公子,不必如此!我家医馆门前有块牌子,上面写的分明:‘出手不愈分文不取’。现在老人家尚未用药,还不知疗效,即使是付诊金也不用现在付。若是我这个方子当真无用,还让老人家预先付了诊金,那晚辈岂不是自砸招牌?”

  老人眉头一皱,继而大笑道:“呦,这小郎中,还挺讲义气的!可是你不收钱,老夫却不能不给钱啊!就凭你刚才那一手止痛针法,老夫难道不该付诊金吗?”

  说着,老人又转向自己的儿子:“剑阁,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

  这回年轻人真的离开了,而兰望也没有出声制止。

  因为他有话要对老人家说。

  待到确认年轻人走远了,兰大少爷才转过身来问老人:“老人家,您回忆一下,最近半年来有没有接触过什么。。。极寒之物?”

  老人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待老夫仔细回想一下。。。”

  “老人家,你这个病是风湿不假,可是并非寻常的风湿骨病。您之所以骨痛,是由于某种极寒之物的阴寒气息渗入了您的骨髓,这才导致您周身剧痛。据晚辈所知,有如此凌厉寒气的事物,并不好找,且大多是人工制成。您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兰望试探性地问道。

  这就是兰望要支走年轻人的原因。

  老人愣了一下,然后爽朗地哈哈大笑:“哈哈哈,原来如此!老夫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疑难杂症呢!你这后生不如明说是有人害老夫,何必打这么个哑谜?我祖元在朝为官时树敌不知凡几,想要老夫这条命的人也多如牛毛,不差这回这一个!”

  兰望心里咯噔一下。

  在朝为官?这岂不是说这个名叫祖元、儿子叫祖剑阁的老人是个在乡士绅?

  医馆开张以来收治的第一个病人来头就不小!

  想到这里,兰望赶紧顺水推舟:“此事非同小可,老人家,您不可不仔细详查是什么人想要害您!都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了这一次就还会有下一次!”

  祖元又是轻蔑地一笑:“老夫不用查、只用猜,都能知道想要老夫的命之人是谁!无非就是主父浩澜那个奸贼!这也是奇了,此贼每次想要杀老夫,都能变着法子使出不同的花招,还不带重样的!”

  兰望很想问问这个主父浩澜是谁。但是他担心作为一个医生,在此时贸然开口问话会显得太过刻意,甚至有些逾矩,所以他忍住了。

  “小郎中,敢问你贵姓?”

  “小子当不起!免贵姓陈,名锋亮。”

  “此次若不是你妙手回春、火眼金睛,老发怕是早就遭遇了不测。到时候犬子带来的诊金,也请陈大夫务必收下,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好!”

  “老人家,晚辈之前提过了,您是晚辈的医馆开张之后第一位真正的病患。之前来造访的人不是来看热闹的就是来捣乱的,只有您是真心来求医问药的。按照开医馆的规矩,第一个上门的顾客概不收费!老人家的心意,晚辈心领了,可是杏林的规矩,晚辈也不敢坏了!”兰望由于不知道这个老人的官职,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称呼他“老人家”。

  祖元又是一愣,继而微笑,脸上刀劈斧凿一般的皱纹都聚成了团:“哈哈,不错不错,很对老夫的胃口,像极了老夫年轻的时候!原本只听说这街口的兰氏医馆有个十岁的坐堂大夫,现在亲眼见着,不仅是个神医,还是个义士啊!”

  “老先生过奖了!小子不过一郎中,可当不得义士这称呼。”

  祖剑阁回来之后,就要把诊金给兰望,兰望仍是坚辞不受。祖元见他态度坚决,就说:“既然是这样,那老夫就再给陈大夫介绍一门生意吧!”

  “就在贵阳街的那一头,有一户人家,家主姓沈。沈家的长子名唤沈梦泽,有天纵之才,十四岁中举,十七岁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兼太子侍讲,是我大令朝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翰林学士。老夫在朝为官时还曾与他共事过,此人政见虽与老夫不同,但是才华横溢、为人方正又不失圆滑,就连老夫都得承认,他本来是天子拜相的不二人选。”

  “只可惜天妒英才、造化弄人,七年前他得了一场怪病,不得不提前致仕,只比老夫晚一年回到了阳关镇。所有郎中都对这种怪病束手无策,沈家人就放出风来,只要有人能治好沈梦泽的病,那么沈家就会拿出十万金作为酬谢,并且把沈家名下的一处产业赠送给这位治病的郎中,具体是哪一处可以由这位郎中随意挑选。”

  “小陈大夫,既然你因为老夫是你的第一个病患而不收老夫的诊金,那老夫和犬子就只能把这笔大生意介绍给你了!老夫虽然多年不在朝堂,可是介绍一位郎中给人治病的面子还是有的。你只要去沈家,说是祖元祖尚书介绍你来的,沈家人绝不会为难你!”

  “不过,小陈大夫,这个沈梦泽在生病之后,脾气变得颇为古怪,你在为他诊治时要多担待啊!”

  “晚辈知晓了。多谢老先生指点!”

  兰望此时却不能再放过多问一个问题的机会了:“晚辈斗胆,敢问先生:先生在朝为官时,任的是哪部尚书?”

  祖元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三部!”

  三部?中国古代三省六部中也没有“三”这个部啊?莫非。。。

  旁边一直沉默的祖剑阁开口了:“陈大夫,家父在朝曾先后任礼部、户部和兵部尚书,人称‘三部尚书’。”

  兰望一边在心里暗喜自己捡到宝了,一边作揖,毕恭毕敬地说:“小子孤陋寡闻,有眼不识泰山。晚辈陈锋亮见过祖尚书、祖公子!”

  一老一少连声称“不敢”,三人有说有笑地又寒暄了几句,祖氏父子俩就离去了。在他们临走之前,兰望又嘱咐了几句用药的注意事项,并且隐晦地暗示了一下祖元让他留心查找幕后黑手。

  病人走了之后,兰大少爷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竟然非常孩子气地在医馆里蹦跳起来!

  哈哈哈,破局的时刻终于到来了!穿越者暗想。

  能不能就此打开局面,就看这一哆嗦了!
阳关道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yangguandao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世界之开局建设城市求求你当个正经法师吧洪荒签到亿万年,龙王跪求我出世神级奖励:从轰动警界开始我好像是天道的私生子僵尸世界:我成了九叔的大帅!妖生不周山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邪王追妻:废材四小姐灵笼:我的系统贾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