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阳关道记

第二十章 蛊毒宗

阳关道记 | 作者:穿鞋会长 | 更新时间:2020-09-24 05:07: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徒弟都是大魔头万族之劫万道龙皇三界红包群我有百万亿主角光环神级龙卫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武破九荒食医小店十方乾坤
兰望把脚步放得很轻,右手把铁钎收回背在背后,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茶楼一层大堂的中央。

  这是一间典型的中式三层小楼,装潢算不上豪华,但是也相当有品位和内涵:所有的桌椅柜台都是紫檀木打制,墙壁上绘有精美的壁画,就连楼梯的栏杆上都有用红色熟漆绘制的细腻云纹。不明就里的外人如果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大概率不会想的到这里是黑社会的巢穴。

  兰望来到天井处,顺着螺旋状的楼梯盘桓而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注意着周遭的动静。整座茶楼里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采光照明也很差,一切物体都笼罩在阴影中,只有天井里洒下的一缕阳光还能提醒一下闯入者:这里不是一座死寂的坟墓。

  在到达茶楼三层的大会客厅和观景台时,兰大少爷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响动:从正对着楼梯口的一面会客室的墙壁后正隐隐传来交谈的声音。

  凭借经验,穿越者知道影壁背后大概率有一间暗室。

  兰望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影壁边上,用手指细细地地在这面墙的边缘和角落处摸索着,试图找到隐藏的机关或是活动的门缝。

  下一秒,兰望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些什么,右手便轻轻一推。

  一道活动的旋转门缓缓打开了。

  出乎兰大少爷意料的是:这道活动暗门背后并不是什么密室,而是一间极为普通的隔间。由于这里已经是茶楼顶层,房间里面采光很好,明媚的阳光透过糊着薄纱窗纸的巨幅窗户,照耀着摆放在隔间中央的一张小桌、两把椅子,和坐在桌子前就着下酒菜小酌的两个人。

  靠左边的那个是个中年人,此时正背对兰望,看不清脸。他穿着在外面街市上并不多见的紫色绸缎褂子,带着一顶儒生式的黑色方帽,一副富商老板的派头;右边的那个是个黑袍老者,他的脸则正对着兰望。只见他面容清瞿,脸上的皱纹刀削斧劈,一缕长须打理得很整洁,双眼不大,但却散发着武人特有的精芒。

  那富商模样的人此时正说着话,并且殷勤地给对面的老者斟酒:“吴护法,来来来,喝酒喝酒!一点小麻烦而已,底下人自会处理好的,这几日左近几个帮派总有些宵小不知死活,要来我江龙帮这里虎口夺食。不过么,听现在外面的动静,小的们似乎已经把来犯者清理干净了,只等一会儿......”

  他的话卡在了嗓子里。

  下一秒,他转过头来,惊愕地看到了一个扛着一根长铁钎的十岁小孩儿。

  空气凝固了大约三秒钟。

  ”我不记得下边儿有这么年轻的伙计啊......小全几天前已经回老家了啊?“中年人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边说话便转过头去,看向了同样是一脸迷惑之色的黑衣老者。少顷,他又转过来,拿出了黑道老大的派头:

  ”下面来砸场子的憨货都宰了吗?“

  兰望本来想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多陪这傻x玩儿一会儿的,不过他想到自己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所以干脆就直入主题,给这个将死之人“验明正身”:

  “你是江龙帮帮主吗?”

  兰大少爷稚嫩的声音和阴冷的语气搭配起来,总是能成功地给任何对手以错乱感,彻底混淆他们的判断。

  中年人似乎意识到了不对味儿,眉头皱了起来:“江龙帮帮主正是崔某。不知你这后生是?“

  ”久仰崔帮主大名。晚辈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给崔帮主带来的口信。“兰望打算抖一个机灵。

  ”什么口信?何人让你带来的?下面的人呢?怎么不叫人通传?“

  ”不必了崔帮主,这个口信就一句话: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还没等目瞪口呆的崔帮主采取任何行动,兰望就已经轻车熟路地把铁钎插进了他的眼窝里、直到右手感觉铁钎穿透了颅骨后部才完全收住劲儿。

  于此同时,那个坐在酒桌对面的黑衣老者也动了起来。他袍袖一甩,十几支飞镖就破空直冲兰望的周身要害处袭来。

  兰望嘴一撇,连躲都不躲,右手直接发力,带动还戳在江龙帮帮主头颅内的铁钎,直接把崔帮主的尸体给“挑”到了自己身前,正好挡住了飞来的暗器。几声细微的“噗噗”声过后,十几支毒镖全都钉在了崔帮主的后背上。

  黑衣老者一击不中,也不恋战,直接轻盈地一个凌空翻滚,撞破薄薄的窗户纸,想要从窗外的楼顶回廊脱身,夺路逃遁。

  黑衣老者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只可惜,兰大少爷比他更快。

  就在黑衣老者还有半只脚留在窗沿里侧的那一刹那,一根铁钎早已经追踪着他凌空翻腾的轨迹紧随而至。钎子以快到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穿透了老者的左肩胛、又从左胸穿出,不偏不倚地把老人死死地钉在了窗外观景回廊的木质地板上。

  伤口中流出的血液顺着木质地板间的缝隙一滴一滴地渗透了下去,黑衣老者的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喉咙里“呃呃”地发出受伤后难以抑制的呻吟。由于他是被钉在地上、没有办法翻过身来,更没办法逃跑,他只能拼尽全力把头扭过来、把脸转过来一点,好仔细看清楚这个能一下钉死他的小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吧,文佳工坊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江龙帮策划的?”兰望冷冷道。

  “乳臭未干的痴愚小儿,敢伤我蛊毒宗的人,你肯定活......啊!!!“以一种很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的黑衣老者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刻毒诅咒着兰望,可是兰大少爷仅仅用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口中的诅咒变成了惨叫--他握住插在老者身体里的铁钎,略微使劲拧动了一下。

  “蛊毒宗?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好吃吗?”兰家大少很俏皮地歪了歪头,故作惊讶状。

  “你......“老头还想继续骂,可是正在他的骨缝里来回搅动的铁钎让他一个字都骂不出来。

  “蛊毒宗是个什么玩意儿,你我二人大可以待会儿再讨论。现在,你还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兰望又拧了拧铁钎,还使劲横向搅动了几下。

  “说!文佳工坊的事情你个老东西知道多少?”兰望突然提高音量,声色俱厉地喝问。

  “老......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黑衣老者汗如雨下,就连黑袍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

  ”哦,还能端着架子自称’老夫‘,看来你还需要松松筋骨。“兰望一挑眉,握住那根铁钎子,猛一发力,直接把它拔了出来。老者再次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肩胛骨伤口处涌了出来。

  不过这个黑衣人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忍着剧痛,就趁着兰望拔出铁钎的这一刹那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翻过身来,尚能活动的右手向兰望猛地一甩,一把红色的粉末顿时弥漫在了空气中。

  他满以为,以自己贴身携带的镇魂散的奇毒,放倒七八个息境高手都不在话下,这个看上去顶多十一二岁的小孩绝对会当场暴毙。可是没想到:我们的兰大少爷只是吸了吸鼻子,说了一声“好呛”,接着便若无其事地把铁钎狠狠插进了他的右肩,将他仰面朝天重新钉在了地板上。

  又是一声哀嚎。

  “就你这辣椒粉似的东西,也配称为毒药?”兰望咧嘴一笑,开启了嘲讽模式,“我看你个老不死的是听不懂人话啊,敬酒你不吃,那就只好吃罚酒啰!”

  穿越者再一次在新的伤口中恶狠狠地搅动铁钎,同时伸出右脚,向黑衣老者左肩胛的伤口处重重踩下,又像要踩灭烟头似的使劲碾磨了起来。

  黑衣老者此时已经发不出叫声了,只是四肢百骸都在剧烈地抽搐着。

  兰望小心翼翼地掌控着搅动和碾磨的力道,防止被审讯的可怜人犯受不了剧痛晕过去:“现在筋骨也松了吧?可以说了吧?说出来,小爷保证给你一个痛快!”

  “是......是......是又怎么样......“黑衣老者说话的声音很容易使人误以为他正在受电刑。

  ”就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借你们一百个胆儿你们也不敢公然在阳关镇兴风作浪,江龙帮不行,你这个什么蛊毒宗肯定也不行!说吧,是谁指使你们的?他叫什么,你们之间怎么联系?“

  “天......下归公,天下归公......“老头气若游丝地说。

  ”你说啥?大声点儿,我听不见!“兰望把耳朵侧了过去,想要离得更近些。

  突然,兰望眼里划过一丝精芒。他闪电般出手,一下扣住了老头儿的下颌,往侧面一使劲儿,”喀嚓“一声把他的下巴直接卸掉了。之后,他伸出手指,在老头的口腔里来回掏挖了几下,然后干净利索地抠出了一个沾满了唾液的”假牙“。

  ”假牙藏毒?你也算是你这个什么蛊毒宗里的高层人物了,怎么净整这种不入流的把戏?这可都是想当年小爷玩剩下的!“

  兰望继续嘲讽道。

  “鉴于你已经说不了话,咱们爷俩儿就换个话题,我问、你答。”兰望死死地揪住老头的领口。

  “一年前我在大槐树下被人刺杀,昨天我的医馆又被人纵火烧毁,是不是你们蛊毒宗的手笔?啊?是不是?!“

  穿越者本以为老人会继续嘴硬,但实际情况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老头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扭过头来,怨毒地凝视这兰大少爷,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阳关道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yangguandaoj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全球轮回之我自带剧情库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长夜余火我的投资时代末世开局签到暴君我哥居然成神了不死妖魔听说你很拽啊人在向往的生活回忆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