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深入险地

第二百九十四章 阳光灿烂

深入险地 | 作者:易晓玄 | 更新时间:2019-12-29 14:39:0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惊天剑帝都市之最强狂兵人道大圣重生我不想当男神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大国军垦神话版三国风起龙城
  江边小木屋

  手术后的苏阳,像个木乃伊似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的整个身体除了眼睛,鼻子,嘴巴露在外面之外,其余的地方都用纱布包裹着。

  苏灿坐在一旁,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他,等待着奇迹的出现。

  过了一会,她看着他嘴巴干裂,于是噙了口水,俯身慢慢喂给他。

  结果,她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苏阳现在除了微弱的喘息声之外,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喂进去的水,又全部顺着他嘴角流了出来。

  苏灿丝毫不管这些,目光执拗的盯着他,然后又继续低头喂他喝水。

  一杯水喂完之后,她擦擦嘴角,忽然笑道:

  “没想到,你这么懒,喝水都要人喂,你要是再不自己喝水,我生气了.......”

  说着,她又倒了杯水,只是倒水时,她的手抖得厉害,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

  不能哭,一定不能哭,他会醒来的,会的,一定会!

  想着,她坐在他的身边,又开始用棉球沾点开水,慢慢擦拭他干裂的双唇,一边擦,一边在他耳边说一些,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懂的悄悄话.......

  她要用过去甜蜜的往事,去唤醒沉睡的他,她要用心中的爱,去唤醒沉睡的他。

  她不停的说着,说得口干舌燥,眼泪汪汪,然而三个小时过去了,而他却没有一丝反应。

  “哥.......苏阳!你听见我说话了吗?你答应我的,没我的命令你不能死!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要是再不说话,我真生气不理你了........苏、阳、你不是说,你要带起去看漫山遍野盛开的鲜花吗?你不是说........”

  她说不下去了,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可是他还没醒来。

  她抚着他的脸,眼泪瞬间砸落在了他的脸上,她实在忍不住了,于是把头埋在他的身上,小声哭泣着......

  他要是再不醒来,她可怎么办?

  她的生命里不能没他,他陪了她二十二年,她不敢想没有他的日子,她会怎么过。

  她一直坚信他不会离开她,可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心中曾经坚定不移的信念,在慢慢瓦解。

  她快要崩溃了,心仿佛被千把利剑穿透了。

  忽然,她听见一声微弱的咳嗽声,她发现一直没有任何反映的苏阳,身体似乎动了一下。

  她停止哭泣,坐直身体瞪大眼睛盯着苏阳的脸,他醒了吗?难道自己刚才是出现了幻觉?不,他一定醒了,一定!

  她的心怦怦乱跳,咬了一口手指,确定自己没在做梦。

  “苏阳.......”她轻轻唤了声。

  昏迷中的苏阳,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和求生欲,终于苏醒过来了。

  刚刚,他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当时昏迷中的他,似乎做了一个梦,脑海里恍恍惚惚地,浮现出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小女孩的身影。

  后来这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这位美少女,像天使一样无时无刻都粘着他,拉着他的手始终不离不弃。

  在鬼门关,她泪流满面,再次蛮横的拉着他的手,哭泣道:“苏阳,没我的命令,你不许死!”

  他怎么会忍心看着她流泪呢?

  他又怎么会忍心离开她呢?

  于是,他终于醒了。

  掀开重重的眼帘,他深邃的瞳孔里,朦朦胧胧的,映出她娇美的面孔。

  这张他百看不厌的容颜,在他的眼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等他看清楚,她安然无恙的站在他的眼前时,他嘴角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弧度,他开心的笑了。

  然后虚弱的吐出,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两个字“苏灿.........”这是他这辈子最喜欢,最爱的两个字。

  伴随着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一行热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四目相对时,苏灿看到他醒了。

  他醒了,他真的醒了,他在叫她的名字。

  忽然,她扑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

  她忍了十几个小时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眼泪像洪水般汹涌而来。

  她震耳欲聋的哭声,顿时惊到了坐在门口的夏明远和欧阳峻,也惊到了另一个木屋里眉头紧锁的何正林。

  她的哭声着实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欧阳峻和夏明远,目光对视一眼,起身冲击屋子里。

  何正林和佳丽,还有桂叔也紧随其后。

  当几个人来到床前看到苏阳已经苏醒过来了,这才放下心来。

  此时,众人眼睛都有些潮湿。

  “苏灿……”何正林拍拍女儿的肩膀,安慰道:

  “好了,他醒来了,你就别哭了,瞧你怎么像个孩子,哭起来没完没了了。”

  苏灿起身泪眼蒙蒙的趴在父亲肩膀,再次大哭起来。

  夏明远见状,连忙给苏阳做了检查。

  检查完毕他兴奋地说道:

  “奇迹,真是奇迹!他已经脱离危险了!”

  他的话,无疑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欧阳峻心头的石头总算放下了,他走上前,握着苏阳的手,笑道:

  “你快点好起来,要不然,我要收回我的狙击枪了。”

  苏阳回他一抹灿烂的笑容:“放心,我会好起来的。”

  ......

  次日,早上九点多,一艘轮船停在江边。

  何正林带着大家,要从秘密水上通道,撤回苏区。

  而欧阳峻会和王磊一起回重庆复命。

  离别之际,大家都有些不舍。

  躺在木板上的苏阳对苏灿说:

  “你替我去抱抱欧阳,我舍不得他走。”

  苏灿眼珠转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

  欧阳峻忽然笑了笑,看向苏阳,四目相对,他们都懂对方在想什么。

  “去吧,抱抱他!”苏阳泪光闪闪的再次催促苏灿。

  欧阳峻张开双臂的同时,苏灿抱住他:

  “师傅,你多保重,在重庆一定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可惜我喝不到你们的喜酒了,你回苏区,替我去看看若云........”

  “我知道,我会告诉她,你一直爱着她。”苏灿说完,放开欧阳峻,和他对视而笑。

  欧阳峻告别何正林之后,和王磊两个人,义务反顾的向另一条路走去。

  转身向前走时,他摸着衣兜里若云的照片,和苏灿当初给他传递消息用的丝帕,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

  两天后,苏区江边。

  情报处处长苏江元亲自带领一个排的士兵,在江边列队迎接何正林一行人的到来。陪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妻子林清岚。

  苏灿站在船头,看见父亲时使劲摇摇手,喊道:

  “爹.......娘.......”

  苏江元和妻子此时是感慨万分,女儿离家九个月,终于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灿灿.......”林清岚有些哽咽的喊道。

  “哭什么,灿灿不是回来了嘛,不过,怎么没看到苏阳?”苏江元眉心蹙了蹙说道。

  就在两个人说话间,船已经靠岸了。

  苏灿跑下船,迎着母亲跑了过去“娘......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随后一把抱住母亲,喃喃地说:

  “娘,几个月没见,您怎么瘦了,头发也白了。”

  林清岚抱着女儿只说了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哎呀,你别光顾着跟你娘说话,让爹看看你瘦了还是胖了........哈哈哈.......还是你那个爹心疼你,你看看,你比以前胖了。”苏江元打趣的说道。

  何正林走下船,看到这温馨的场景,脸上洋溢着微笑,暖烘烘的心里多少带了点酸。

  苏江元看到他下船,连忙走过来,笑道:“何先生,我代表苏区领导,欢迎你来苏区!”

  何正林连忙拱手施礼:“苏大哥,林大姐,请受何某一拜。”

  说着,他就要行大礼,苏江元和妻子连忙扶起他:“何先生,您这是干什么,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你们救了苏灿,又把她养育成人,理应受此大礼。”

  “哎,何先生严重了,您为抗日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应该谢谢您才是。”

  “您千万别这么说,何某愧不敢当。何某此次来苏区,一是专程拜谢您和林大姐,二是送苏灿和苏阳回家,三是为苏区运送枪支和药品,四是,我想为苏灿和苏阳举办婚礼。”

  “举办婚礼?”苏江元和妻子对视一眼,这个似乎有些突然。

  “何先生,这个?他们两个........我和清岚的意思是,您是苏灿的亲生父亲,我们想让她留在您身边,陪您一起去香港……”

  何正林笑了笑:“苏兄,您以为我不想让她陪我吗?可是她舍不得你们,更舍不得苏阳……”

  苏灿扑闪着眼睛,看看这个爹,又看看那个爹,眉头一挑,然后左手挽着何正林,右手挽着苏江元:

  “爹,爹,这件事你们都得听我的。”

  苏江元和何正林两个人同时看向苏灿,这才相视一笑。

  就在这时,阿三和夏明远,还有几个保镖一起抬着苏阳下了船。

  苏江元和妻子这才发现儿子受了重伤,苏灿怕母担心,调皮的在母耳边说了句:

  “娘,他受伤了,但是不会耽误我们成婚的。”

  林清岚搂着女儿小声说:“不害臊,我不同意。”

  “娘,我不管,反正我要嫁给他。谁也别想把我们拆开,您也不行!”

  “报告苏处长,林护士长,苏阳圆满完成任务,前来向您报到!”苏阳躺在一块木板上,艰难的举起右手,给父亲和母亲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子俩个相视一笑。

  ……

  ……下午,苏灿带着父亲去小树林看望若云。

  站在若云的墓前,何正林老泪纵横:“若云,爹看看你了,爹当年糊涂,让你受委屈了……”

  他在女儿墓前泪流不止,伤心欲绝,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让他的心都快碎了,好在老天又给了他一个女儿,要不然他真觉得生无可恋。

  “爹,姐姐她不会怪您的。”苏灿一边安抚父亲,一边蹲下身捧起一抔黄土洒在坟头。

  “姐,我和爹来看你了,你放心,爹身体很好,对了,欧阳峻让我告诉你,他一直都爱着你……你别怪他……”

  ……

  苏区的天永远都是那样蓝,空气永远都是那样清新。

  何正林在这块到处充满活力的土地上,陪女儿一起度过了终生难忘的半个月。

  半个月之后,苏阳身上的伤虽然没有痊愈,但是已无大碍,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他和苏灿举行了婚礼。

  婚礼的第二天,何正林就带着桂叔他们,在组织的掩护下前去香港,随后再去英国。

  离别之际,他心中有太多的不舍,自己的两个女儿都留在了这块神圣的土地上,此去怕是再没机会和她们见面了。

  想着,他紧紧地抱住苏灿,眼圈赤红,声音哽咽:“苏灿,爹走了,你以后有时间记得带着孩子一起去看爹……”

  苏灿深知此次和父亲分离,想再见一面,恐怕太难了,她心里难过,嘴上却笑道:

  “爹,您放心,我一定会去看您的。”

  话说到这时,眼泪已经流到了嘴角。

  良久,何正林放开女儿,看向苏阳:

  “我把她交给你了……”

  “爹,您放心,我会护她一生!”苏阳动情地说。

  他们两人说话时,佳丽走过来抱着苏灿小声说:

  “我们这次是真的的要走了,真想把你也带走。”

  苏灿不语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苏灿问。

  佳丽把凑到她的耳边:“你要当姐姐了。”

  “你说什么?”苏灿推开佳丽,从头到脚把她看了又看“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要当姐姐了。”佳丽娇羞地小声说。

  “真的吗,你怀孕了?”苏灿惊喜地盯着她问。

  她点点头:“我怕你爹骂我,所以还没告诉他。”

  “啊?咯咯咯……”

  苏灿咯咯直笑,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她刚才还在为自己不能陪在父亲身边而难过,这下好了,佳丽怀孕了。

  她高兴地拉着父亲的手,在他的耳边说了句:“爹,你一定要照顾好佳丽,她怀孕了,你不许骂她。”

  “这?”何正林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看到佳丽和女儿激动的神情,他哼唧一声,走到佳丽跟前恼怒地问:“是真的吗?”

  语气虽恼怒,眼底却浮现出一抹惊喜。

  佳丽撅着嘴没说话,只是点头默认。

  “太好了,爹,这下有人陪你了。你以后不许欺负佳丽。”

  何正林在女儿的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爹听你的……”

  父女俩个在一起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然而时间不早了,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

  他满眼宠溺地看着女儿,然后拍拍她的肩膀:“爹走了……”

  顿了顿,他心里还有很多话要说,然而千言万语,此刻都变成了闪烁的泪光。

  他嘴角动了动没再说什么,转身带着佳丽,桂叔,阿三还有四名保镖离开了苏区。

  苏灿眼里噙满了泪水和苏阳一起挥手,向渐行渐远的父亲喊道:“爹……您多保重!”

  此时,太阳耀眼的光芒,照射在她和苏阳的身上,地面上出现了两个人一高一低的身影,慢慢的两个人的身影,最后变成了一个人的身影。

  (完本)
深入险地最新章节http://www.mhtxss.com/shenruxiand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靠师父渡劫赚取修仙界第一桶金神不动,恨长生纯阳!剑问九州苟成圣人,仙官召我养马灵气复苏,我从种田开始修仙万相之王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我的姑父是朱棣仙工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