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无限神座

第738章 「卑小的爱施予我身」(4400字)

无限神座 | 作者:白衣学士 |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0:0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离婚后,前夫追着要跟我贴贴大景女星官重生之医妃难娶身为超人弟弟的我却成了祖国人废土恋爱游戏四合院之从获得神级厨艺开始赤心巡天混在漫威世界的海军大将我可以提纯万物洪荒:赠送九转金丹,返还百亿功德
  人的感知,包括什么?

   五感,指的是人类的视、触、嗅、听、智。

   那么,

   五感被剥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这种可怕的滋味。

   或许有人会想,

   五感被剥夺,无非是在一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茫然无助。

   可事实上不是的。

   真正剥夺五感的能力,是连“思考”、“本我”、“存在”,连体会这种感觉的思维能力,都失去了。

   一个人,彻底变成一块行尸走肉。

   是活着,

   可也死了。

   “噗通!”

   尼古拉·特斯拉突然跪在了地上。

   他奕奕双眸失去焦距,成了一具木偶。

   一个个「波尔分身」,手持小刀,向尼古拉·特斯拉捅去。

   既然一刀杀不死,那就两刀,四刀,八刀。

   刀生刀,波生波,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波尔大总督,在燃烧三道「令咒」后,获得了可怕的魔力加持,开出大招。

   可那四个「球形闪电」,哪怕是失去了主人的操纵,也受到波尔大总督身上的“磁场”吸引,速度丝毫不减,向波尔大总督那一颤一抖的娇躯砸去。

   这一瞬间,

   既决高下,也分生死!

   ……

   ……

   乌鲁克城墙前。

   “熄灭吧,卑微的光。”

   在盾牌碎裂的瞬间,吉尔伽美什的愤怒,爆表了。

   他本不想将珍贵的魔力,浪费在这些杂鱼身上。

   杂鱼,就该由杂鱼去对付。

   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打碎了一件他珍贵的收藏品。

   所以,

   吉尔伽美什怒了。

   希波吕忒的投枪,一枪接一枪。

   每一枪,她都集中在一点,终于击碎了盾牌。

   可她还没来得及欣喜。

   吉尔伽美什身前,一面接一面的盾牌,从「王之财宝」中浮现。

   希波吕忒愕然了。

   每一面盾牌,造型、风格各异,像是来自不同的时代,出自不同工匠之手。

   但唯一相同的是,每一面盾牌上,都传出可怕的波动,足以让希波吕忒体内的神血,感觉到战栗的波动!

   “该死!你怎么会有那么多宝具!”

   希波吕忒在惊愕后,大声问。

   吉尔伽美什没有心思,去回答希波吕忒的问题。

   事实上,当他动真格时,城墙下方披着兽皮的希波吕忒,在他眼中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恩奇都。”

   伴随王的呼唤,

   恩奇都自吉尔伽美什背后出现,他看着地面的希波吕忒,轻叹一声。

   “哗啦啦——”

   恩奇都化作一根根金色的锁链,锁链前端的利刃,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从希波吕忒身边各处刺出。

   只是一瞬间,成百上千道锁链,刺入希波吕忒的胸口、锁骨、四肢、腹部,将她串成了一个血人!

   希波吕忒惨叫一声,在惨叫后,希波吕忒两眼射出犹如实质的凶性。

   在她右上臂,上面似乎是刻着某个图腾的臂章,骤然亮起了璀璨的华光。

   一个络腮胡巨人的虚影,出现在希波吕忒身后!

   希波吕忒发动了宝具!

   ……

   「战神的军带」

   「等级」a

   「种类」对人~对军宝具

   「范围」1~99

   「最大捕捉」1~999人

   ……

   在希波吕忒发动宝具的瞬间,

   从天空中的那道裂隙中,一道血色的光芒,直冲下来。

   落在希波吕忒身上。

   希波吕忒仿佛是吃了那道血光,在数秒内,希波吕忒的体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涨。

   “啪啪啪——”

   被「天之锁」穿成了刺猬的希波吕忒,体内传出清脆的爆响。

   在这一刻,在她体内,正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在古希腊神话传说中,

   希波吕忒是战神阿瑞斯的后代。

   众所周知,希腊神话中的神明,实力无法考究,但伦理关系是挺头疼的。

   希波吕忒体内,不仅只有战神阿瑞斯的血脉。

   她体内,甚至拥有一位、两位、甚至多位不同神明的血脉。

   其中的故事与交汇,十分激烈,令人不敢臆想,早已埋葬于历史长河里。

   但无可否认的是,这一刻,希波吕忒身上传出的「神性」,已经浓郁到连吉尔伽美什都不得不正视的地步。

   「战神的军带」,就是在这么一种背景下,在圣杯的力量下,被具现化、甚至是被“神化”的宝具。

   这件宝具,能够在激发的时间段里,大幅度提高希波吕忒的神性、筋力、灵巧、魔力、耐久的数值。

   简而言之,这是一件没有弱点、简单粗暴,全属性大幅度提升的宝具!

   其实,

   也幸亏希波吕忒是以「archer」弓之骑士的职阶被召唤出来。

   如果她适配的是「rider」,希波吕忒身为亚马逊部落女王,甚至能连同她麾下善战的女战士们,强化后带来神代。那么,这件可怕的增益型宝具「战神的军带」在使用后,如今出现在吉尔伽美什面前的,就不是一位女战神,而是……一群女战神!

   事已至此,没有如果,没有假如,没有当初。

   现在,希波吕忒作为弓之骑士,在动用宝具「战神的军带」后,摇身一变,由一位浑身充满了野性魅力的亚马逊女王,变成了一尊结实的筋肉女战神!

   她身上的肌肉,坚如磐石,一根根血管,在体表隆起,像是蜿蜒在岩石表面的蔓藤。她的皮肤,也由黝黑,变成了赤红色,整个人如愤怒的山丘巨人,狰狞而可怕。

   “愚蠢。”

   城墙上,面对不讲武德动用了“爹之力”的希波吕忒,吉尔伽美什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脸上连半点惊讶都没有,漠然道:“带着你的无知,去死吧。”

   “不可能!”

   神性、筋力、耐久、灵巧、魔力,全属性暴涨的希波吕忒,用了阿瑞斯之力,准备扯断那该死的锁链。

   可让希波吕忒震惊的是,那层层叠叠捆绑了她的锁链,随着她的挣扎,越来越紧,越来越粗,越来越壮,她越用力,锁链就越紧,让希波吕忒无法挣脱。

   别说是挣脱了,金色的锁链,深深陷入希波吕忒那坚硬的肌肉里,这可是刀枪不入的肌肉啊!鲜红色的血,顺着锁链末端流下,不消片刻,将希波吕忒身下染红。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希波吕忒身负锁链之重,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向乌鲁克城墙挪去!

   她每走一步,都让「天之锁」带走一坨血,刮走一片肉。随着她的挣扎,她身体表面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看起来凄惨无比,完全没有了半神该有的逼格。

   ……

   在希波吕忒在「天之锁」的捆绑play中挣扎时。

   战场后方。

   天宫大陆边缘地带。

   瑟茜娅用「置换魔术」逃离现场后,便苟在原处,根据英灵的魔力变化,感受着战场上的变故。

   “嗯?”

   这时,

   沉默中的瑟茜娅,忽然睁开眼,自语道:“希波吕忒的生命力在极速下降,而且,她还动用了最强的宝具,是谁?是谁将希波吕忒逼到这种地步?再怎么说,她拥有神的血统,神性极高,除非碰上非常规的「对神宝具」,否则……”

   一边说着,

   瑟茜娅挽起袖子,找到了希波吕忒对应的「令咒」。

   战场上风起云涌,可瑟茜娅所在的地方,却安静得诡异。

   她犹豫片刻,决定看一看是谁将希波吕忒逼到这种地步。

   瑟茜娅口中吟唱着晦涩的咒文,一道令咒自手臂上消失。

   下一刻,在动用了一道「令咒」后,她与远在乌鲁克城墙前的希波吕忒,单方面建立了视觉连接。

   简单来说,是瑟茜娅共享了希波吕忒的视野,能够偷过希波吕忒的眼睛,看见英灵所面对的一切。

   闭着眼,瑟茜娅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位愤怒的男人。

   是那一位古老的乌鲁克王!

   怎么会?

   他怎么可能出手?

   这里,是湮灭在历史中的传说时代,一切都遵循历史的轨迹。

   她很清楚,哪怕他们插进这个神代里,玩出花来,也不可能大幅度改变历史的走向。

   他们能够以英灵的身份参与战争,但真正面对的敌人,仍是英灵本身。

   按照瑟茜娅最初的推测,她们循着古籍、历史遗迹,从重重迹象中,推测出这神代中发生的事。

   贤王为了对抗“神明”,用「圣杯」召唤出七位从者,七位从者最终惨死在神代,返回英灵座,无一幸免。

   换言之,七位英灵的死,是注定的。

   这是既定的历史。

   而贤惠的乌鲁克王吉尔伽美什,为了保留魔力应付「终焉」,他甚至封印了他最强大的宝具,一般来说,他都不会动手才是。

   这希波吕忒到底是怎么招惹上贤王了?

   在短暂的惊讶与纳闷后,

   斗篷下,瑟茜娅·冯·爱因兹贝伦面色一沉。

   她再次弄碎了一枚「令咒」。

   第二枚希波吕忒的「令咒」,化作血色的辉光,掠向天空,朝乌鲁克城墙的方向掠去。

   ……

   令咒的光芒,跨越千里。

   抵达战场。

   乌鲁克城墙前,先是吃了一波“爹之力”的希波吕忒,渐渐萎靡。

   可突然,

   令咒来了。

   希波吕忒一愣。

   她感受着体内的澎湃魔力,片刻后,希波吕忒仿佛成了发狂的女武神,一根根头发飘了起来。

   “乖乖成为我的妻子吧!我希波吕忒看上的男人!”

   希波吕忒又能了!

   她大步大步地向前迈进!

   发达的胸大肌在颤动,坚硬的背阔肌在咆哮!

   肌肉的鸣颤,如高昂的战歌!

   战歌起!

   她是进击的亚马逊混血女王——希波吕忒!

   只见希波吕忒伸出右手,一道刺眼的红光,在她右手上快速凝聚。

   红光汇聚,逐渐形成了一根长矛的形状。

   可这根,并不是普通的长矛!

   空气中,浓郁的魔力席卷。

   以希波吕忒为中心,这里出现了一个宛若真空的魔力漩涡。

   城内,

   随意放置的兵器、还没来得及掩埋的尸体、居民的布匹、吃剩的食物残渣,在这突如其来的魔力漩涡下,统统被卷上半空,被无形的魔力撕碎,于希波吕忒头顶上,卷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飓风!

   这一刹,

   希波吕忒眼前出现了走马灯。

   出走马灯了。

   出走马灯了。

   出走马灯了。

   原来,人在潜能爆发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回忆一生。这件事原来是真的。

   希波吕忒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

   她出生后,就被丢到一个原始部落的门口。

   她被当成弃婴收养了。

   在成长过程中,希波吕忒展现出惊人的潜能,在一次次部落战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她十八岁那年生日,生平第一次,得知了自己父亲是谁。

   一觉醒来,希波吕忒枕边,多了一份礼物。

   那是刻有战神图腾的臂章。

   臂章旁还留了一张纸条。

   ——「你的父亲,阿瑞斯,赠。」

   她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战神阿瑞斯的女儿啊。

   传说,众神在世界上留下了儿女无数,这个传说原来是真的。

   从得到臂章后,希波吕忒如有神佑,更牛逼了。

   她终于成为了亚马逊之王。

   可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想知道,父爱是什么感觉。

   别人都有父亲,惟独她没有。

   她开始疯狂地娶“妻”,并在日常房事中,以骑士之姿,高呼爸爸。

   可是,

   越是这样,越让希波吕忒渴望父爱。

   最后,希波吕忒,带着遗憾死了。

   直到,她以英灵的身份,被召唤到这个时代。

   从英灵座走出,她得到了关于英灵的知识,同时,她也彻底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啊,

   父亲在她十八岁的那一晚,留下的不只有礼物,还有祝福。

   来自战神的祝福!

   天空中的那根长矛,是「阿瑞斯之矛」的投影,她希波吕忒,此生、此世,无论生前死后,无论是英灵还是人类,以她“希波吕忒”的身份,都拥有一次将「阿瑞斯之矛」投影到现世的机会。

   这是父亲给予的强大,这是父亲给予卑微的她,最大的馈赠!

   长矛凝聚完毕。

   长达数百米的巨型战矛,从天落下。

   偌大的乌鲁克城,在这战矛下,震颤不已,片片碎石,从城墙上簌簌崩塌。

   被锁链捆住的希波吕忒,睁开眼睛,泪流满面。

   “原来,这就是父爱啊,我那遥远的父亲。”

   ……

   「卑小之爱施予我身」

   「等级」a+

   「种类」对要塞宝具

   「范围」1~500

   「最大捕捉」1要塞

   ……

   这就是希波吕忒一直渴望而不可及的父爱啊!

   阿瑞斯之矛投影,

   落下!

   轰!

   ……

   强大的震动,席卷整座天宫大陆。

   在战场上的每个人,每一位士兵,都不由自主在这一刹,停止杀戮,望向震动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柄血色长矛虚影,从空中落下,轰向乌鲁克城墙。

   强烈的光芒,淹没一切。

   只是,

   乌鲁克城墙前的剧烈波动,并没有影响到英灵们。

   英灵们仿佛与世隔绝,只关注眼前的英灵战。

   在震动发生同时,

   城外一公里。

   言峰公正与抠走他魔眼的少女,正在对峙。

   “大意了。”

   因为大意,他失去了一颗魔眼。

   言峰公正因大量失血,面色惨白,左眼留下一个骇人的空洞,不断有血从眼眶里涌出。

   在他对面,

   少女左手拿着翻盖手机,手机上串了一根特殊的手机绳。

   何为特殊?

   特殊在于,手机绳的末端,串的就是言峰公正血淋淋的眼球。

   少女右手,紧握着一把血淋淋的消防斧。

   “呐,我叫我妻由乃,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少女面色潮红,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喘息着呼出白雾,羞涩问道。
无限神座最新章节https://www.mhtxss.com/wuxianshenz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她来看我的演唱会我的宿主不是一般的狠我做舔狗都怪系统暴雪傲影稳拿白月光女主剧本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后重生成虐文女主后她造反了我的世界之世界之外的诅咒超神学院的审判天使肉身横练:我以武道镇杀妖魔